<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此篇獻給我共患難的“槽糠之妻”,感謝有你,我大幸!

      大連俄羅斯街留影(二00六年秋)

      在宜昌古戰埸留念!(二0一七年秋)

      前言

      明年《2018年》,我和妻結婚五十年,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金婚紀念日。在這個日子到來之前……。

      一直有一個想法,用心實寫我的糟糠之妻,今天終于提筆如愿……。

      我分以下幾個段落寫她:1.出身貧寒,性格倔強,作工能手 ,2,嫁我大家族,3,務農,4,錘房,5,在長治的日子里,6.我的家譜。

      很可惜,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中上期故事最多,可那時沒有照像機,沒留下當時的身影。直到八六年買了像機,學習拍懾。

      與妻重慶合影(二0一七年)

      妻于二十八年前老照片,在南答老屋與選弟媳,兩妹合影!

        愛妻一九七三年的照片!

      外甥與孫于2002年合影!

      今年旅行途經太原,妻和小妹的合影。

      小妹(菊)就是我下文中提到的在深縣唐奉侍奉妻住院的小菊妹,事隔40多年,她也快一甲子年紀了!

      出身貧寒,性格倔強,作工能手

      我的妻出生在肅寧縣南答村一個普通家庭,岳父祖輩務農,妻說岳父年經時愛好捕魚,家中各種魚具齊全。我的妻取名素花,胡姓。

      她在家排名老五,下面還有三個妹倆個弟,算起來她們弟兄姐妹共有十人。


      素花只讀過半年書,就幫母親照顧弟弟和妹妹,再大點后即參加生產隊勞動。
      她從小就跟小嬸學習針線活,納鞋底作鞋??是最擅長。包括作棉衣,單衣,特別是縫制小孩衣帽更是內行。
      她嫁到我家第一年冬,祖母為考驗孫媳女工,準備了棉花和布,讓素花為爺爺縫制棉衣,結果爺爺穿著綿衣很滿意,她通過了考試。
      燒制農村飯她也是能手,(窮人的孩子很早就學會作飯)。
      從小她性格倔強,獨立處事能力佳,造就了她獨當一面,事事爭先的局面。
      但她有一顆善良和樂意助人的心,這一點像是我岳母的遺傳。
      我和兩個內弟,羊和選打交道最多,包括現在己過古稀之年還經常到他們家座客。
      對小姨妹印像最深(菊),也特別感謝她,記的七十年代(我忘了哪一年),妻眼病在深縣唐奉住院,由于我探親假到期。是小姨妹,侍奉妻直到出院,那年,她不過十六.七歲。
      妻的娘家是個大家庭,記得妻在家務農時,每到麥收和秋收時,羊弟或選弟總去幫忙。

      下面照片是我們全家“五世同堂”之留念!照片中我祖父抱的是他的玄孫(五輩孫)。

      當時的照片應該是1995年拍照的,我爺爺84歲,我孫兒己3歲!

        四十多年的老照片!中間站立的是妻!

      三十年前在老家新蓋的屋前全家照!

      去年“2016”年。全家在三弟家過年!

        兩圖是妻作女工用過的“頂針”和“針線笸籬”

        下圖是25年前在大伯老屋前與老嫂,二妹及本家三個弟妹的合影!'

      嫁入我家,身境尷尬,一過二十二年

      我家住,河北肅寧杏園村。我們也是個大家族。
      我爺爺81歲時,我的孫子出生了。是真正的五世同堂!祖父87歲仙逝時,我的小孫孫已經6歲,祖父在世,多次聽到叫他老人家高老爺爺!
      ……,……,……,……,
      (父親工作的工廠原在天津河北大街同義和榨油機廠),六六年遷廠到山西,我們全家隨父到山西長治落戶,祖父母等一大家子仍在原籍。六七年文革期間長治鬧武斗,我們全家又回到老家避亂。
      六八年十一月,祖父母作主,二姑奶保媒,將胡氏素花嫁給我,那一年,我十八歲。
      婚后一個月,我和兩個兄弟便隨父母又到了長治。(當時長治已穩定),留下妻與婆祖父母及婆嬸嬸等在家生活。
      于是妻過上了身邊無丈夫,無公婆,的日子,身境尷尬,我每年只有十四天探親假,與妻聚少離多,這樣日子誰知一過就是二十二年。
      妻性格倔犟,有個頭痛腦熱,因為身邊沒有至親的人,又不愿和婆奶講,只有一個人扛著。那日子過的……。
      白天妻在家作家務,后來就到生產隊下地干活
      ,由于地里活干的好,又快,隊長記工分是八分一天,而和她相同的只記七分。
      后來我們的兒女相繼出生,為了減少妻的壓力,父母在我兒子兩歲時,將他接到長治與爺爺,奶奶生活,當我父親將小孫孫抱走去肅寧座車時,我妻哭成了淚人……。
      誰知,家境的困難還在后面……。

        種了二畝多綿花

      我國新哥在用拖拉機拉麥子!

      務農

      記得應該是1978年,農村生產隊一夜就解散了。土地分給了個人承包,妻分了三個半人的地,約有7畝左右。
      一個女人種地,困難重重,當時我祖父在家年齡己有67歲,但他老人家更是個不服輸的人。
      種地首先要有牲口,我爺爺帶領四家人買了兩
      匹騾子用來耕地,耙地,下種,拉糞……。
      牲口每家輪流喂,特別是大牲口,夜里還得加草料,祖父年高,妻夜間得起兩次給牲口加料,還得與祖父給牲口鍘草。
      開頭一段時間,需要牲口干活時,總是祖父侍弄。
      后來,妻獨自用牲口干活,拉糞,拉莊稼, 也和祖父學會了扶犁耕地。要知道,這應是會用牲口男人干的活。
      村里人都說,小檁家里是個能人,還能使牲口,種莊稼也內行。
      有誰知,嫁給我這個遠隔千里,所謂在城市上班的男人是多么無奈。
      那時,澆地沒有電,用柴油機,妻學會了開柴油機,遇到夜晚澆地,妻和婆嬸共同一起去,一澆就是一個整夜……。
      再后來,妻種的莊稼年年豐收,除交公糧,每都有余糧。
      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此,我要感謝本家大伯,國新哥,國路哥,鐵占弟,東昌侄等幫助我妻的親人!

        與大伯一家三十年前的合影,親人們,想你們了!!!

        女兒少女時代在老家和小“閨蜜”的合影,此照片也有三十多年了!

      錘房

      錘房一一是指在平頂房泥土頂的基礎上,加上窯渣,白灰,水,平輔房頂,用木錘不斷錘打。目的是讓房頂不再漏水。

      86年我和妻翻蓋了家中六間老屋。
      87年春,在準備了近4000斤窯渣的基礎上,我妻準備錘房,當時我父親在老家,下面是父親的一段回憶:
      妻講:爹,窯渣有了,我去磨一布袋面,買十斤肉,自家有白菜,咱們明天錘房吧。
      爹說:小偉她娘(我兒從小在長治,偉是我女兒),這春天人們正忙,錘房除幾個把式外,還需要二,三拾號人,你到哪里找人,要不,我去找些親戚幫忙。
      妻說:爹,你別管了,我找人。
      到了晚上,爹不放心,一直催促,怕找不夠人。
      第二天早七時許,家里滿院來了許多人幫助錘房。爹數了數,有三十四人。還不算來了十來個人幫助作飯的(蒸包子)。父親放心了。
      老爹對其中一人,叫石廣圈,我們叫他眼哥,說:小眼,謝謝你來幫忙。眼哥說:運叔,小偉她娘早上一叫我說錘房,我說沒問題。我一定去。還說:運叔,你不知道,咱后街及北頭有婚,喪事,小偉她娘一叫就到,光給人們作婚被不知作了多少床,還幫人作送老衣裳,她是個熱心人,她家中有事,大伙都來!
      爹明白了,別看我們家男丁不在家,妻在村中為人處事還真有一定威信。
      時止今日,妻己年過七旬,鄉親們還念念不望她!

        下圖是三個外甥女!

        下圖是孫兒在海南留影

        姐妹三人合影

      遷入長治的日子

      87年舊歷7月初,我趁出差之際,回家一趟,到家后房門緊鎖,當時己過午時,大伯說:她們娘倆在地里給棉花打農藥,我到地里第一眼看到小女偉(15歲)背著一個大藥筒,小臉被太陽曬的通紅,和她娘給棉花打藥,看著,看著,我的眼晴濕潤了。

      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她們娘倆的戶口遷出來!因我女兒再過兩,三年農村就有給她提婆家的了,一想到小女也要一輩過日出作,日落息的日子,我?如刀絞!

      90年在王姐填平的幫助下,娘倆戶口終于遷入長治。

      第二年兒子就結婚了,小女也上了班,我妻過上了全家團聚,苦盡甘來的日子。

      那一年,我剛過四十二歲,第三年小孫子降生,由于兒子結婚后一直與我們生活。_于是,我的妻又是三點一線忙活起來,買菜,作飯,收拾家,看孫子……。

      直到孫子上了大學,這樣的忙活才告一段落,細一算又忙活了近二十載!

      妻疼愛孫孫遠近聞名,以至達到了溺爰。

        我與妻分別于沈陽,大連,雲臺山,重慶,宜昌,南京的旅行照片!

      今后的日子

      隨著父母先后仙逝,并于前年將老人骨灰送回杏園祖墳安葬。

      孫兒在深圳打工,外孫升入初中,我和妻才真正過上了兩人世界的生活!

      眼下,妻已年過七旬,我也奔七……,人生之年,來日不多,如何過好以后時日,也有粗略之計劃:

      1.首先,不再過問兒孫事,兒孫自有兒孫福。

      (當然,兒女之事,自己作主,不必請示,是之孝也!)

      2.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每年攜妻一至二次外出旅游,去年已開始實施。

      3.每年一次體健。

      4.每天公園步行5000米左右,以達到練身目的。

      5.積極參加集體活動,比如打撲克,妻也有撲克友!

      6.兩人當然按時吃??,非常重要,妻患糖尿病,我有心臟不好。


      總之,過好今后的日子,為時不晚

      今生今世,感謝有你,我的糟糠之妻!

      妻說,此時此刻,仍在想念家鄉之親人,村中之老鄉:

      叔父,嬸母二位大人身體好!

      大伯好!廣深叔好!

      非常惦記二妹,希望安聚外甥照顧好你媽!

      老嫂好!

      路哥好!

      明表弟,將弟,強弟,爐弟,占弟,輪弟,瑩弟,哥義弟,及弟妹們你們好!
      更感激 二弟,二弟妹,三弟,三弟妹,冬暖離開我在長治的日子里,視犬子為己出,恩威并舉,使他成人!
      妻深情的說:
      生我養我的家(南答),望弟弟,妹妹們,弟妹們,我的侄南望女,我的孫輩……你們一生平安!

      直系家普

      現將家中直系家族成員組成公布如下:


      (五代內)

      原籍:河北省肅寧縣窩北鄉杏園村

      現住址:山西省長治市城區太西街

      祖父:劉汝林 祖母:田占先,河北肅寧縣人

      父親:劉運達 生母:黃素梅,河北肅寧縣人

      繼母:楊玉珍,天津市人

      長孫:劉鐵檁 孫媳:胡素花,河北肅寧縣人
      次孫:劉鐵川 孫媳:張素萍,山西左權縣人
      三孫:劉鐵贊 孫媳:原合琴,山西長治縣人
      重孫:劉冬暖 重孫媳:楊潞芳,山西平順縣人
      重孫女:劉偉 重孫女婿:郝路賓,山西潞城人
      重孫女:劉園 重孫女婿:閆健民,山西長治人
      重孫女:劉雁 重孫女婿:王超, 山西潞城人
      玄孫 :劉杰 玄外孫 :郝雯婧
      玄外孫:閆雨彤,玄外孫:王雨辰。


      公歷:貳零壹柒年拾月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