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1. 今天,九月一日,照例是中小學新學年開學的日子。

      盡管現在老了,對于當過學生、當過教師的我來說,仍然是挺關注每年的“九月一號”的!

      .

      2. 我特別關心在開學季中,背著嶄新書包上學的一年級新生。因為,他(她)將從這一天開始,走上人生的一個新臺階。我看到這些孩子們燦爛的笑容,真為他們感到高興!

      這張照片,是我的小外孫讀書的“上外附小”教室內的一個場景。

      .

      3. 當我看到小外孫的“上外附小”教學大樓那個“高大上”的氣派,不由得使我回憶起自己當年的小學,以及小學的一切、一切……

      .

      4. 這,就是我記憶中的“潘家弄小學”(惠蒙小學)。1956年的9月1日,我從這里起步,開始了我的學堂“求知”征程。

      惠蒙小學是原先是一爿私立學校,她于我進校讀書那年轉為公辦,改名為“潘家弄小學”。然而,我們當時還是照舊叫她為“惠蒙小學”。

      潘家弄小學,位于上海南市老北門潘家弄19弄2號。

      .

      5. 我們的學校,是一座正宗的弄堂小學。

      她由兩座兩廂石庫門樓房打通改建而成,她的內部: 天井、客堂、廂房及前樓等,都改成為體操房、教室、辦公室。

      學校的東、南,緊鄰著居民房屋。學校的大門朝西開向潘家弄,學校的北墻外、是嘈雜的麗水弄。

      .

      6. 比如,當我坐在一樓的“機動教室”(是一間底樓廂房)上課時,常常會透過窗外的木制“窗斗”、仰望著對面石庫門(麗水弄87號)房子的門楣,那門頭上鐫刻著的“長流遠源”(今讀“源遠流長”)四個字,曾給我留下深深的記憶。

      .

      7. 象這種情景,我看到多了之后,不但認識了許多“楷書”字。而且,由此也識了不少“隸書”、“篆書”字。

      看來,多多觀察周圍的一切,也能增長知識。

      .

      8. 我們剛進學校時,只上半天課。一般是在二樓的一間廂房教室上課。

      當年我讀一年級時,我的阿姐晚讀書、與我同班,我的阿哥在此校上六年級,他常常是在二樓的前樓教室上課。

      .

      9. 每天早上,我們會自覺地在校門口排好隊,進入校門。由于校門口路窄人多,高年級的學長們會主動的擔任糾察,保護低年級的同學先進入學校。

      .

      10. 那時,我們常用的是木制的抽板式鉛筆盒及鐵皮書寫墊板。

      記得小學時,我們好象還沒有用過圓規。

      .

      11. 學校底樓的客堂,是我們上體育課的地方,邊上堆著跳箱跳板與墊子,還有一架腳踏風琴。

      我們的體育老師唐吉,常常是踏著風琴、奏的不知是哪來的“進行曲”,要我們無休止地“踏步踏”。

      過了一、二年,聽說他被“評”上了“右派分子”,不能給我們上課了,到衛生室專門給人“塌塌”紅藥水紫藥水。



      12. 盡管學校的條件比較簡陋,然而我們的讀書是十分認真的。

      我們不需要老師“盯牢黃包車”,家中父母因終日忙于生計也不大“監督”我們的作業。

      毛主席的教導~“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是我們在讀書期間自覺執行的座右銘。

      .

      13. 到了下午,我們多數是在住房稍微寬舒一些的同學家里集體做作業。這個,一般是五、六個同學組合在一起,我們稱之為“開小組”。

      因此,午后的1點到2點多,我們這一帶的各條弄堂大多比較安靜。

      .

      14. 做完作業之后,同學們往往整理好書包,馬上躥到弄堂里開始“白相”。

      男同學們大多是玩“撐駱駝”、飛“紙飛機”、打彈子、刮香煙牌子、盯橄欖核。到了高年級時,才結伴去人民廣場踢足球。

      .

      15. 女同學們,大多是玩“跳橡皮筋”、“造房子”、踢毽子、摜“米接子”或者“翻麻將牌”(注意!不是現今的“搓麻將”呵)。

      由此,下午的3點到4點多,是各條弄堂“人聲鼎沸”的熱鬧時光。

      .

      16. 自從中國的容國團,特別是莊則棟、徐寅生等打乒乓球得了世界冠軍后,我們在下午也常常打乒乓。

      有時,在弄堂里搭塊洗衣板打起來還覺得不過癮,我們就跑到侯家路小菜場去打。

      .

      17. 時常,我們也會以紅領巾小隊活動的形式,到老城隍廟商場或“豫園”去參加公益勞動。比如,撿地上的廢紙垃圾、揩九曲橋的扶手欄桿等等。

      因此,我對老城隍廟商場內的整個布局,自小就相當熟悉。

      這張,是豫園老街的老照片。

      照片的左邊、是九曲橋南入口的扶欄,正前方、是“松云樓”、它的隔壁是“綠波廊”。照片的右邊,依次是“光明花邊繡品商店”、“綠葉攝影沖曬”、“桂花廳”以及“百花手帕商店”(文昌路2號),還可見文昌路1號的“大新照相館”。

      .

      18. 偶爾,我們在公益勞動之后,會去福佑路上的《文化電影院》(即“小世界”)看一場電影。那時,新聞紀錄片、三分錢、故事片、五分錢。當然,我們是極少看電影的。原因只有一個,沒錢。

      .

      19. 這是我的小學畢業證書。

      師恩不忘,現憑記憶列出名單:

      校長,巢心仁、趙瀚增。先后的班主任及任課老師,徐玉珍、蘇文錦、陳呂根、唐吉、來美蓉、顧金雙、朱錦輝、張云程…… 校工老伯伯,潘阿根。

      記得我們在一、二年級時,學校里是沒有電鈴的。每次上下課,師生們能準時聽到“老潘伯伯”的手搖鈴的“叮鐺叮鐺”聲。

      .

      20. 1962年,我們自潘家弄小學畢業,我考進了尚文中學、阿姐考進了市十女中。

      我當年的照片:

      左、在潘家弄小學三年級時,攝于綠葉照相館;右上、小學畢業前夕,攝于綠葉;右下、進入尚文中學時,攝于大新照相館。

      .

      21. 接下來,我要開列許多人名。這些,都是我腦海中幾十年忘不了的記憶一一

      我們班級的同學,住在小珠弄與光裕里的有: 劉元欽、樊玲玲、唐文菊、李貞娥、李光輝、陳文浩、余子良。(插圖: 光裕里的后門,左為小珠弄)

      .

      22. 住在人民路(及以西以北)、晏海弄、金門路、江西南路、麗水弄、潘家弄、積善寺街的有:

      陸錦初、蘇榴萍、吳大俊、王云娣、楊名華、樂嘉耀、章炎彝、方惠青、陳滬金、江云霞、方秀珍、方世烈、李雅珍、周寶林、周萃英、劉金蘭、紀友娣、徐招娣、李惠英、馮寶珍、王穗青、梅連初、吳金娣、吳金山。

      這張舊照片,是位于河南南路人民路口東北角上的“人民綢布店”、即以前的“德源綢布店”。

      .

      23. 住在薩珠弄的有: 杜順英、郁愛娣、陳咬妹、陳咬林、沈偉炳、孫康生、承志華、鄭翠瑛、史文宜、徐銀康、王淑珍、韓木根、瞿根發、辛偉華、陳秀蘭、方秀妹、方秀金、方菊香、陳異生、魯林鳳、謝惠昌、潘愛娣、范華定。(這張照片,為部分房子已拆遷的薩珠弄)

      ..

      24. 這里,我插畫一頁:

      薩珠弄的一段。

      由于班里住在薩珠弄的同學最多,所以,在禮拜天或是暑寒假,薩珠弄的這塊寶地,就成了我們這幫小伙伴玩耍的樂園。

      .

      25. 這張照片,是侯家路福佑路口(在路口西望)。住在侯家路、福佑路、舊校場路及計家弄的同學,有:

      沈樂君、趙曼生、陶菊芬、趙文媛、詹存珠、裘家浩、潘永康、劉金城、馮金貴、楊大偉。

      .

      26. 這張照片,現在的河南路人民路金門路交叉口(也稱之為“老北門”)(站在原“回風樓”位置、即現在的軌交10號線“豫園站1號口”,向北拍攝)。

      當年,路口交警崗位背后的“人民銀行”門口,是我們男同學相約去人民廣場踢足球時的集合地點。


      27. 這張舊照片,是人民路四川南路交叉口的西邊部分。

      它的左邊位置(即“南翔橋小籠館”旁),曾是老同學余子良的爸爸開的修鋼筆店。子良的爸爸,是個和藹的大塊頭福建人,有一雙挺能干的巧手。我小時候常去他店里坐著看看: 這,鋼筆是怎么修的?~~我挺佩服他的!

      .

      28. 這是我根據記憶畫的潘家弄福佑路口(站在福佑路北望)。

      潘家弄,是一條南北方向的彈硌路。它北起人民路,經過麗水弄、薩珠弄,南至福佑路。

      我們的“潘家弄小學”,位于潘家弄的麗水弄與薩珠弄之間。

      .

      29. 這是現今的潘家弄福佑路口,與我的上一幅畫的位置是相同的。當然,兩相一比較,已是面目全非了。

      .

      30. 本來,我們老家區域的麗水弄、薩珠弄、潘家弄、民珠街、小珠弄,大多是這樣的石庫門房子。自2001年起,已全部拆光,現在,已成了“福佑門小商品市場”、地鐵10號線豫園站“1號口”及“人民路越江隧道入口處”。

      .

      31. 我們“潘家弄小學1962屆”的同學,畢業后大都四散紛飛。特別是經過文革動蕩、居住區域先后全部拆遷,能保持聯系的較少。

      這是一張難得的部分師生合影(攝于浦東塘橋、1968年春節):

      前排左起,陳文浩、楊名華、方世烈、潘永康、周萃英。

      后排左起,李光輝、陳呂根(高年級時的班主任)、來美蓉(少先隊大隊輔導員、音樂老師、亦師亦母)、李貞娥、樊玲玲、鄭翠瑛。

      .

      32. “潘家弄小學”出來的兄弟倆,阿哥與我(1973年春節、攝于外灘)。

      阿哥于1964年赴北京工作,定居北京至今。

      .

      33. 去年的6月13日,我們目前能聯系上的幾位小學同學,相約在黃河路的“杏花樓”小聚了一番。

      .

      34. 我們這些同學,大多分別了幾十年。期間,有的去淮北或皖南、有的去北大荒或中原、有的在深圳有的在上海。現在老了,白首相聚,自有講不完的話。

      .

      35. 請飯店的服務員幫助拍了一張合影。

      左起: 李光輝、李貞娥、周萃英、唐文菊、樊玲玲。

      .

      36. 去年12月4日,薩珠弄的老鄰居140多位,在九江路“悅來酒家”大聚會。于是,我老家光裕里1號的幾位老友們又見面了。當然,其中有我們潘家弄小學的四位同班同學。

      .

      37. 現在,每當我來到老城隍廟,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朝潘家弄走去。

      盡管,潘家弄小學早已蕩然無存。但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塊地方……

      .

      38. 在潘家弄小學求學的六年,使我由一個無知小孩成長為奮發少年。這一段的人生經歷,也培養了我的孜孜不倦、努力向前的孺子牛精神。

      .

      39. 現在,我們已年近古稀。然而,這些回憶,我的感覺還是甜蜜的。我們應該在回憶中,感受到現今的快樂,現今的幸福!

      .

      40. 特別說明:

      我在本“美篇”中,列出了不少名單,為的是希望能尋找到許多失聯的老同學。如有知曉者,萬望告知。十分感謝!

      2017.9.1.深夜。

      .

      41.一年后的補記:

      本《美篇》首次發表于去年的9月2日,至今已過去一年了。

      去年的今天,我們已聯系到的同學為李貞娥、樊玲玲、唐文菊、周萃英、李光輝五位。

      自此《美篇》發表之后,我們陸續聯系到了潘永康、郁愛娣、陳秀蘭、劉金蘭、方秀妹、方菊香、辛偉華、鄭翠瑛、方世烈、詹存珠、楊名華、孫康生、史文宜、陳咬妹、王淑珍、周寶林等共十六位老同學。

      現在,我們的同學隊伍,已壯大為二十一人了。

      可見,《美篇》的力量真是強大!幫助我們聯系上了多位失聯五十多年的老同學,謝謝《美篇》!

      這次,鄭翠瑛專程自香港來滬、樊玲玲專程自深圳來滬、劉金蘭中斷北戴河旅游提前返滬。同學們于2018年8月28日相聚在“杏花樓”(黃河路店)。

      可見,歲月的流逝,并沒有磨滅我們同學之間的友情。反而,使我們更加增強了互相的思念和情誼!

      潘家弄小學的故事,必將延續!我們的老同學,仍然抱著滿腔的熱情,期待著!

      2018.8.31.補記。

      .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