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1986年上映的《英雄本色》,距今有三十年了吧?之所以寫這一篇影評,是欣賞分享,也是有感而發。感謝香港電影伴隨我度過年少歲月,在此向香港電影致敬!

        經典,顧名思義就是能夠流傳于后世的傳世之作。

        《英雄本色》在幾十年來,香港電影大大小小評選中,皆名列前茅,這就是他于香港電影中的地位。由此部影片打開了香港電影黑幫片的浪潮,將男兒快意恩仇、男兒尊嚴、得失榮辱體現的淋漓盡致。

        自此片上映,影片中的一個個片段被同時期的電影爭相借鑒,甚至于今天風靡各大小網站的短視頻制作當中。

        據說,《英雄本色》在韓國上映后不久,韓國的風衣和墨鏡都賣到脫銷,該影片的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

        周潤發所塑造的小馬哥,一身長衣放縱不羈的出現在開場,略微上揚的嘴角充滿了玩世不恭;而口叼牙簽、假鈔點煙、給假腿敬酒顯得囂張不羈;楓林閣中的快意恩仇讓人大快人心;一瘸一拐擦車的英雄消沉;在山頂和豪哥談話時的委屈不甘等等。

        這一切似乎都在闡述一個思想:英雄自當如此,英雄自在失意之時。

        楓林閣中的槍戰更是讓人心往矣,殺人本是罪惡,觀看者應有恐懼之意。但是影片對環境的鋪墊,歌曲徐徐,手抱佳人,一步三搖,小馬哥這一刻輕佻的眼神,下一刻就變成狠辣,安逸和殺戮就在推門的一瞬間進行轉換,將吳宇森導演的暴力美學展現的恰到好處。

        靜動之間,并不會讓人反感,反而更讓人覺得好男兒自當如此,行走江湖之時,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失意之時,方顯英雄本色。

        在影片開頭部分,小馬哥給我們所展現的僅僅是放縱不羈,談不上英雄本色。從楓林閣挺身而出,快意恩仇;到三年后放下曾經的驕傲給阿成擦車;再到山頂上和豪哥的一番對話,我們才真正看到小馬哥身上的英雄特質。

      動圖
      動圖
      動圖
      動圖

        二十年前,我和一眾朋友在看到“我失去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這個片段,只懂得為英雄喝彩,為槍戰片段所震撼而激動,卻不曾看懂小馬哥英雄末路時的蒼涼,也看不到豪哥夾雜在兄弟情感之間的無奈,更不知道導演吳宇森的壯志未酬。

      動圖

        好多人都說《英雄本色》所創造的奇跡是一個巧合,集合了三個失意的男人,才鑄造了這一經典。

        電影中的三句臺詞正好說出了三人當時的落魄處境。

      一、“我不做大哥很多年。”

      動圖

        這是狄龍所扮演的豪哥在出獄后,面對張國榮所扮演的弟弟阿杰刻意為難之下,所講的一句話。其實這句臺詞講出了狄龍本人當時的處境。

        1986年,狄龍40歲。一年前他離開了為之效力十八年的邵氏,手中拿著一封辭退信:謝謝你為公司多年來做出的成績。“香江第一美少年”已是其十年前的虛名,人入中年的狄龍腹部已經開始變大、頭頂漸禿,原本引以為傲的矯健身姿也越來越力不從心。

        其實狄龍如果降低要求,他也許可以拿著微薄薪水去TVB謀得一些小角色,然而狄龍不甘心就此罷休,于是與吳宇森一拍即合,參拍《英雄本色》再振雄風。

      二、“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個機會!”。

        小馬哥在山頂激動地喊出的這一句話,也是周潤發在為鼓舞自己。

        1986年,周潤發31歲。是當時香港電影出了名的票房毒藥,參與了《初一十五》、《夢中人》、《大香港》一系列電影,但票房確實始終低迷。可以說,當時的周潤發正處在個人事業的最低谷。

        直到拍攝《英雄本色》,周潤發也是作為客串演員出場的。但是周潤發前期的表演得到了吳宇森的欣賞,戲份也隨拍攝進展不斷加強,這才有機會將“小馬哥”演繹成了經典。

      三、“我有自己的原則,我不想一輩子被人踩在腳下。”

      動圖

        小馬哥的這一句臺詞講出了吳宇森當時的處境。

        1986年,吳宇森40歲。十余年來,從邵氏到嘉禾再到金藝城,作為暴力美學大師卻只能依靠拍喜劇片糊口,郁郁不得志。

        1980年,黃百鳴打友情牌,偷偷把已經跟嘉禾簽約的吳宇森請過來拍片,化名吳尚飛,為新藝城拍攝了《滑稽時代》,票房收入500萬港幣,總算有所成就。

        1986年,吳宇森加入徐克的電影工作室。對《英雄本色》一見如故,將當時只是有著幾頁紙的故事大綱,憑借個人感覺、感情創作出這部經典。

        三個人當時的境遇,就像電影中小馬哥所講的:"真想不到香港的夜景原來這么美 這么美的東西一下就沒有了 真不甘心"。

      動圖

        正是因為不甘心,恰逢那個香港電影最輝煌的時代,一個失意導演,一個過氣明星,一個票房毒藥,單個人在走投無路時湊到一起,終于一鳴驚人。

        依然是1986年。

        那一年,狄龍憑豪哥一角榮獲金馬影帝,狄龍激動得語無倫次。

        翌年,金像獎頒獎禮,周潤發一身夾克牛仔匆匆上臺:"這個獎,我等了三年了,三年啊!"。臺下觀眾以熱烈的掌聲打斷了他的發言。他當場將兩張請柬送給司儀鄭裕玲和鐘景輝,從此發哥發嫂白頭偕老。

        多年后吳宇森說:"在我最失意、失落,曾經一度被人認為已經落伍;也在我最要肯定自己、最需要朋友的時候,徐克大力支持我重拍龍剛導演的六十年代名作《英雄本色》。而在拍攝期間,許多時我都能從周潤發、狄龍、張國榮和徐克之間,看到我自己,同時也更加了解別人,也終于,我能夠在影片中找回了我的尊嚴。雖然如此,我可不自視為英雄,我只不過重視友情,曉得凡事感激。"

        那是香港電影最為輝煌的時代。

        電影公司嘉禾、新藝城、德寶三雄鼎立。

        導演吳宇森、徐克、王家衛、杜琪峰、爾冬升逐鹿。

        經典電影更是多不勝數,就不一一舉例。

        那時徐克和吳宇森還能坐在一起親密合作,麥嘉石天黃百鳴三巨頭的事業正如火如荼。

        那時張國榮笑靨燦爛,意氣風發,一首《當年情》唱得人如醉如癡。

        羅大佑號召群星合唱的《明天會更好》與英雄本色的英文片名"A Better Tomorrow"正相呼應。影片中穿著黃衣的孩子們伴隨著豪哥遠去的背影,別有一番情懷。

        由此,真正的香港電影黃金時代,此情難再。

        "豪哥,你還回香港嗎?"Jackie問。豪哥笑而不語,轉身走向黑暗。

        我想,英雄本色,自當如此吧!

      動圖

        “《英雄本色》不僅是吳宇森的人生轉折點,也是香港電影的一座里程碑。這是一部香港從未有過的電影,影片中的男人歷經磨難,卻從不放棄對“義氣、地位、尊嚴”的追求。吳宇森豪氣畢現,在影壇積郁已久的失意與報復浸透了每一個電影畫面,流暢如歌的剪接無可挑剔。”——搜狐網評

        “《英雄本色》沒有過多的兒女情長,張揚的是令男兒熱血沸騰的兄弟情誼。吳宇森的貢獻在于升華了男人之間的這種情義,并通過暴力途徑展示于人,這部電影也正式奠定了吳宇森暴力美學的電影風格。《英雄本色》為香港電影發掘了一批人才,比如徐克、張國榮、潘恒生以及當年被稱做“票房毒藥”的周潤發;《英雄本色》不僅讓周潤發揚眉吐氣,他塑造的“小馬哥”也成為影迷的偶像。”——新華網評

        "《英雄本色》是抒情言志作品,當中融匯了導演和各位主演的情境,又符合香港社會的心態。作為草根社會的香港,正在積極的進入世界市場分工,本片可以做多重的解讀。電影中主角的失意與抱負力透電影每一個畫面,其電影的暴力美學風格自《英雄本色》始成雛形:凌厲酣暢的影像、人物造型的偶像魅力和火爆刺激的動作場面都達到當時香港槍戰片的巔峰。"——網易評

        “《英雄本色》中所觸及的男人的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男女情、冤屈受害之情和報仇雪恨之情等,將男人心中的情義刻畫的淋漓盡致。而跟吳宇森的恩師張徹的電影作品比較來看,吳宇森不僅僅是在故事的層面上使得張徹的古裝拳腳武打戲過渡到了符合現代香港社會的時裝槍戰戲,而且,在故事的內核中,張徹的那種末路悲劇俠客也被吳宇森改造為現代的豪氣萬千的英雄,一直被張徹所忽略的女性的感情戲,到了《英雄本色》成為兄弟之間溝通的橋梁。”——新浪評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