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在父親靈堂里的思考
      父親去世時,我還在山東工作。我記得那天很忙,正在做報告,局里的通訊員送給我一個電報,電文說,父親病危。
      看到父親病危,我的心沉了下去。我對大家說:我有急事,我父親病危,要我速回。我終止了報告,去了財務室,借了幾千元,連飯也不想吃,立即乘了汽車,去了商丘火車站。
      一夜的火車,到無錫已是第二天早上的八點多了。我急急忙忙向家中趕去,在王蘭香家門口,阿五(佩芬的丈夫)告訴我:“五叔叔已去世了。”我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癟了下來,感到渾身無力,繼而眼淚再也留不住了,淌了出來,哭出了聲。
      我急于看我的父親,哪怕是死去了的父親。我要陪伴在他的身旁!
      進了家門,我看見中朝里已經布置好了靈堂。母親告訴我,父親已有醫院,送進了殯儀館。我坐在靈堂里,痛苦地掉著眼淚。我不能送他,連他死后的遺容也看不到,我傷心,我悲痛欲絕!
      我在靈堂里思緒萬千,我太對不起他了!他的身影浮現在了我的眼前。父親對于子女的好,是任何的人,寫一篇文章,乃至寫厚厚的一本書,也是寫不完和寫不全的。沒有父親,就沒有我,不是父親掙錢養育我們,我們也不會長大。父親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父親給我們恩,比天還要高啊!現在,他突然地走了,我感到了這個世界的空蕩蕩。我坐在靈堂里,靈堂有著屋頂,但我仿佛坐在了沒有屋頂的院子里,少去了庇護我的房頂,我感到空虛,我覺得冷。
      我虧對父親!父親對我恩重如山,而我沒有好好地報答他。現今他走了,我連報答他的機會都沒有了,我感到了“子欲養而父不在”的酸與痛。
      我不是不想報答您啊!我是一心要做您值得驕傲的兒子啊!我想奮斗,爭取榮譽,獲得地位,為您增光;我想掙更多的錢,讓您可以舒適地安享晚年。在我的目標還沒有達到的時候,您怎么能那樣快的就走了呢?你的走,能不使我心如刀割嗎?
      我后悔,我恨自己!
      我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如果連人都沒有了,那個榮譽和地位,對他來說還有什么用呢?我更恨自己,平時沒有好好考慮父親想啥、愛啥,為什么我沒能多花一些錢,哄的他多開心一些呢?我想起了父親給我買書,以及他買了東西,自己不吃,給我吃的情景,我的眼淚直往下淌。那是他口袋里僅有的錢啊!我對他做到了這一點嗎?我感到慚愧啊!我想掙大錢報答他,別說掙大錢難,就是掙到了,他不在,那些錢對他又有何用呢?現在,雖然我口袋里的錢少,但錢用完了,下次還能掙回來,我的父親走了,就再也不能回來了啊!我恨不得用我的手,扇我的耳光!
      我也回憶起每當我從山東回家,父親總是對我問長問短,特別愿意和我說話,而我居然還嫌他煩,認為他是上一代的人了,和現在的世事完全不入調,說的道理沒有用。我還總是以為自己忙,想著其他的事,似聽非聽,甚至還呼呼大睡,放棄了許多的和他接觸的機會和時光。細想起來,這是慈父的一片心意啊!他是想用他的經驗,或許還有他的教訓,讓我少走彎路啊!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說的不對,能和他在一起聊天,那也是其樂融融的天倫之樂啊!哲人說:長久的愛,不是卿卿我我,而是長相廝守;經常有往來的,才是好朋友。古語說:家有高堂,不遠游。這些話都是說陪伴的重要啊!而我,陪伴他的時間實在太少了,我感到慚愧!現在,我盼望他在我身邊,能陪我說話,可是,這是再也不可能的了!
      對于兒子來說,父親是棵大樹,從小就在他的庇護下生活。在兒子的頭腦里,這棵大樹是強大的。做父親的,出于關愛、照顧自己子女的信念,也總是不愿在兒子面前,流露出弱小的一面。這就給了我一個錯覺,以為父親還不老,至少還不會立即離開我們,懵懵懂懂地以為,今天的父親是如此,明日的父親也會是如此,日子會延續下去。子女們都以為,要報答他,有的是時間。在這個思維的定勢下,讓我把報答父親的工程,一再地忽視和延后,乃至痛失了報答他的機會,也使我永遠失去了與父親共享天倫之樂的機會。
      我雖讀了許多的書,甚至在有些同事和鄰居的眼中,以為我是哲人。他們遇到疑難的事,常找我商量。但這件事很清楚地說明,我是個笨蛋!我居然把就在身邊的事情,忽略掉了。我給別人說:十歲時,崇拜父親;二十歲懷疑父親;三十歲教育父親;四十歲懷疑自己,理解父親;五十歲覺得父親是對的,要回過頭去,請教父親。可惜,此時父親已經不在了人世。我五十還沒有到啊!怎么父親就那樣早就離我而去了呢?我想請教我的父親啊!我對別人說的很好聽,為什么自己就不能做到這一點呢!我罵自己是混蛋!
      我在我父親的靈臺前守了四個通晚。開追悼會及火花的那一天,我見到了父親。因為從冷柜里出來,臉上有著水珠,我用我的手帕給他擦臉(手帕至今我還留著)。要去火花時,我含著眼淚,跪在了他的面前,給他不停地磕頭。我妻子、我女兒見此狀,也跪在了我身邊。我女兒高聲哭叫:“爺爺!……”靈堂內哭聲一遍……
      我痛!我悔!我恨!我恨我自己沒有盡孝。
      失去什么東西都不足惜,只有失去親人,才是最至悲至痛的,無可挽回的。
      父親走了,我失去了生我、養我、愛我、幫我的好父親,元元失去了關懷她遠勝父母的爺爺。
      我痛心,我后悔,由此,我也領悟到一個道理:要盡孝心,就要盡早,要像父親愛子女一樣,去愛自己的父母。
      (我父親因腦溢血于86年5月25日凌晨4時零七分去世(當時執行夏時制,如按現在算,應是5點零七分)

      軍人也情深
      這事已過去了幾十年,但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間,很難忘記,這件事也一直教育著我,應該怎樣去做一個人……
      那是在被林彪稱作為“絞肉機”的時代里,在那個“偉大的”年代里,今天你可是耀眼的明星、好人,明天你就可以變成壞人。那時,我也變成了壞人。起因是我姐姐在大學當教師,因稍有成就,當然也就成了批斗對象。因不堪凌辱,逃走了幾天。那個時候,報紙上天天在說要繃緊階級斗爭的那根弦,從繃緊階級斗爭那根弦出發,因我在廈門大學念書,對面就是國民黨的金門,故那些左派們,當然懷疑我姐可能通過廈門去投敵了。他們就給我當時念書的廈門大學去了封公函。又因當時的數學系安保部門經過落實,確實未有什么人來找過我,故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但想不到的是,此事在70年初的一打三反運動中,又被重新提了起來。
      因我裝了個收音機,一個與我關系不好的“根正苗紅”的老鄉同學就揭發我偷聽了敵臺,還說我姐已通過了我的關系,逃去了臺灣。此事按常規是很好解決的,只要按常識去想就可以了。但在那個年代里,只能按階級斗爭的路去想,也只能說些繃緊了階級斗爭弦的那種話。明知有人在泄私憤,但絕對不能為“壞人”說話,否則自己也會變成“壞人”,那是會禍及子孫的。既然有“左派”咬定我是敵人,其余的人也就不敢為我說話了,我就被那些“左”派們看管了起來,每天有人審問我,上廁所有人跟著我,我必須按他們的要求寫交代材料。
      我還算比較幸運的,我因人際關系基礎較好,沒有作為系里頭的重點。那些作為重點的同學就苦啦,晚上都要審問,不能睡,必須交代問題。幾天幾夜地折磨,物理系有一個同學,忍受不住,交代了寫打到江青的反動標語的“事實”,又因為和化學系廁所里的“反動標語”的筆跡明顯不一致,又遭受了一頓毒打。因熬不住,最后又交代了呼喊反動口號的“事實”。因呼喊口號是在無人的地方,沒有人可以證實,最后從寬處理,定性為反動學生。
      我的事情很奇怪,開始時因有一個貼老師大字報很積極的同學“左派”與我有仇(因他太革命, 他貼了教我們數學分析的, 我最敬愛的林鴻慶老師40多張大字報。 我當面指責了他們, 故即使與他是老鄉, 也與他遠之, 不相往來, 他恨我),一口咬定我是有罪的,是徹頭徹尾反動的,加上我的出身比幾個略微有問題的學生嚴重的多,似乎我應該是重中之重。但報到系里的時候,七轉八轉,到最后,我倒反而沒有被列為重點。更奇怪的是,那個對我有仇的同學,被提拔重用,調去了系里的重點專案組。我的那個專案組,僅剩下了心地比較善良的和平時與我關系較好的同學。但即使與我關系比較好的同學,因我是看管對象,他們總不能對我有笑臉吧,我的思想壓力也是很大的。首先我失去了自由,總是有人要跟著我,每天有人審問我,每天要我寫交代材料。
      看著外系有些同學被批準逮捕,看著有些同學被定性為反動學生,加上每隔幾天要去聽充滿恐嚇性的寬嚴大會,會上總是有人被逮捕,被定為反動學生,我心里確實非常害怕,總以為他們作為重點已定了性,下一次就該輪到我啦。
      那時候,我還只是個小孩子,很天真,以為我是完全沒前途的了,認為我即使不會像“地”“富”“反”“壞”一樣,也會像“右派”分子一樣,被戴上帽子,一輩子過上那屈辱的生活。別說給子女帶來禍害,連成個家的可能性也沒有了。還有誰,會嫁給一個戴上了帽子的人呢?
      在這以前,我是一個比較活躍, 有著很好群眾關系的人。在文革前,我甚至是一個受優待的人,參加勞動,凡是重體力活,比如清理游泳池的挑砂等,班里總是安排我在旁邊給大家看衣服,或是與女同學在一起,干一些輕活。來了這個運動,我突然變成了壞人,反差太大了。
      沒有人敢公開搭理我,我感到孤獨。沒人敢公開用同情的眼光看我,那個同學還凌辱我,我沒了自尊,生活在了屈辱之中。我看不到前途,看不到希望,總感到有張無形的網,在罩向我,要把我網進地獄。我害怕,我提心吊膽。
      我就似一只待宰殺的羔羊一樣,無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這樣的惶恐、絕望、屈辱的生活,一直維持了三個月。
      那時候的日子真的是很難熬啊!那時的我,真是后悔,我心里想, 要是沒有考上大學就好啦,我也不會有這樣的結果。
      ……
      有一天,那個看管我的陳邦寶同學對我說:“王泉生去系里開會”。說完他就先走了。
      他沒有像往常一樣跟在我后面。我的心理可犯疑了:“為什么他不跟我?”“我今天要倒霉了嗎?”
      那時的我,想壞的事情想得太多,只往壞的方面去想。我想這個同學以前和我的關系很好,也許他不忍看到我的倒霉,故在這最后一次就放了我一馬。我還用硬幣算命,翻到背就是不妙。那次還正好翻到了背,可把我嚇壞了。
      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態,我走進了會議室。因沒人跟著,我按慣例,在最后一排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今日是系軍宣隊隊長雷旭東對前一階段的階級斗爭的總結。這個隊長是個資深的部隊干部,平時不茍言笑,很是嚴肅,辦事干脆利落。我看到其他部隊干部很聽他的話,連系里頭的革委會干部都很怕他,我當然更怕他。
      他很兇地在會上講:“前一階段的工作錯了,放著走資派,放著真正的反動學生不斗,去搞一個平常的同學,這個同學也就是與個別同學的關系不好嘛。你們懷疑他的親戚通過他投了敵,用腦子想想,可能嗎?這已經是前幾年的事了,人家學校都不提了,你們還當回事,投敵是小事嗎!有這事嗎!有這事肯定要抓人了,還需審查嗎!”聽到這里,我只覺得很奇怪,這不是在講我嗎?我覺得簡直不可思議,也覺得我實在太冤枉,我的眼睛里充滿了眼淚。
      那天我回到宿舍,他們不再看管我了,當然也不再審問我。但我還不敢走出去,同宿舍的同學也不敢理我。 我坐在我自己的抽屜桌前,呆坐著。
      雷隊長走了進來,對我說:“泉生,不要垂頭喪氣嘛,人家犯了錯誤還能站起來,你又沒有犯什么錯誤!高高興興嘛!出去玩玩!”
      他又對宿舍里的另一個同學李玉坤訓起了話:“自己的同學就是戰友,對戰友能夠像你們這樣子嗎!”
      聽到了這句話,我的眼淚再也含不住了,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哭了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我太冤了,也太孤立無助了。這是我受整以來的第一次的盡情地發泄!
      以后,每次見到他,他總是主動與我打招呼。我心里確實很感謝他。
      一轉眼就要分配工作了。有一天晚上,他來到了我們宿舍,他問我:“想去哪里?”那時分配的去向是四個省份,山東、安徽、江西、福建。因兩個整我的同學要去安徽,且我對安徽的印象并不好,我就說我想去山東。他說:“我也覺得山東好。”分配結果出來了,我果然去了山東。
      明天就要離校了,雷隊長突然來到我的宿舍,當著大家的面,對我說:“泉生,咱們出去走走,談談心。”我覺得很是奇怪,他是隊長,我是個被整的學生,整我也不是你隊長的主意,用不著為我道歉啊……但我不能違拗他,我就跟他走了。
      他把我帶到了他的宿舍,進了房間,他把門關了起來,對我說:“兄弟,我對不起你,我發現你的事太晚了,讓你受苦了……你爸爸是世上最好的人……”。聽到這話,我覺得非常的奇怪。
      從他的敘述我才知道,我父親在湖南省外貿廳工作的時候,因下鄉指導工作,與農民三共同(同吃、同住、同勞動),住在了他家里。那時的他才是個排長,他回家探親,他父母告訴他,有個省里來的好干部住在了他家。這干部不僅不嫌他家窮,還經常拿出錢來接濟他們……。他探親回部隊時,錢用光了,沒錢買車票回部隊,他父親向我爸爸借。我爸爸二話沒說,把他送到了瀏陽車站,還買好了火車票,臨上車時還把自己身上僅有的10塊錢都給了他。他不要,我父親說:“窮在家,富在途,出門沒錢不可!”,“拿著!”像父親對兒子一樣,硬是把錢塞給了他。后來,他聽他父親說,自我爸爸送走他以后,他父親一直在等著。我爸爸回到他家時,已經是下半夜了,是走了回家的。回家后,我爸爸沒說給了他錢,也沒說他自己沒錢,但他不用咸菜,連喝了兩碗稀飯。可見,在他的口袋里,連買晚飯的錢也沒有了啊……
      他給我說,他是看了上報材料上我父親的名字,且在湖南省省外貿工作,才發現了我的。上報材料上說,我出生于反動家庭,我父親是反動的,當時把他的肺都要氣炸了,世界上有比他好的人嗎……他對我說:“即使要冒生命危險,也會保你過關的。后來仔細看了你的材料,發現你也沒什么問題……”,他還對我說:“你不用擔心,你的檔案材料是我重新寫的,不是你同學寫的那個評語了”。后來,79年我入黨時,我們支部書記在支部大會上說,我在學校的表現是這樣那樣的好,我在廈大學生會工作的時候是怎么熱心地為大家服務。到這個時候,我才證實了他的話確實是沒錯。其實,熱心為大家服務是事實,但我只是個學生會俱樂部的辦事員,不能算是學生會的干部。他確實為我這個兄弟冒了很大的風險,我很懷念他!
      他還對我說:“你的平時表現也很好。第一次系里頭討論敵情的時候,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是你,賴老師(系革委會副主任。我剛進廈大時,我們的第一個政治輔導員就是他。)說王泉生的證據不足,不能把他作為重點對象。那時我就很奇怪,明明你的材料比別人要充足,為什么他要這么說?后來又是他提出,審查讓冤家回避,把ⅹⅹⅹ調了出來。我懷疑,他跟你有私情,但我沒有說。當時我只是考慮到我與他的工作關系,而不是幫你,想不到這也間接地幫了你的忙”(我也很懷念在暗中保護過我的賴日旺老師!)。
      臨走時,他送了我兩斤茶葉,說是送給我父親的,他還要我代他向我父親問好。他還說,他把我父親當成了自己的父親、當成了親叔叔,要我父親有機會去部隊找他……
      回到老家無錫,我問我父親,認識湖南人雷旭東嗎。他說:“那么多年了,每年都會下鄉,去了那么多的人家,我都記不清楚了”。但他聽了這事后,感嘆地對我說:“給你能有關系的,都是有緣的人,要珍惜,不要因為自己有困難而不幫助別人,那是老天留給你的機會!”。“千萬不要看不起窮人,要盡可能地幫助別人……那時我是90多塊工資的人(當時一般工人不足30元),出點小錢,出點力,走點路也并不算什么。這是我的本性,我根本沒指望他們要回報我什么,想不到回報到了你的身上了!”
      我不相信因果報應之說,我只認為這只是一種巧合。但通過了這件事,我很樂意幫助人,也不會去看不起窮人。
      因我深感被整之痛,所以無論我當領導還是當小兵,無論別人對我有什么意見,對我做過什么?我從不趁著運動去整人,我還從不帶目的地去幫助別人。不整人使我生活得很心寬,沒負擔。我幫助人,從不希望別人回報我什么。幫助別人能使我覺得我是個有用的人,我會覺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實……
      有了這個經歷,我懂得了怎么去做一個人。
        


      友庭公教子
      我幼小的時候,因為是小兒子,很受父親的疼愛,我常纏著他,他對我很和氣。
      有一次我看見他在點錢,桌子上堆滿了大洋。我很高興,那時我 只有三四歲,很討人喜歡。我父親喜歡我,讓我在他身邊玩,因為有很多錢,他的心情很好。我的眼睛很尖,見到地上有一個大洋,我高興地把它撿了起來。我父親笑嘻嘻地夸我眼睛好,我見他高興,就把這大洋放到我自己的口袋里。突然,他翻臉了,一巴掌打在了我頭上。我只覺得眼睛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醒來時,我聽到我父親含淚在叫盤聚,我見母親在哭,我躺在了父親的懷里,桌上的銀大洋倒在了地上,滿地是錢。父親見我醒了,惡狠狠地把我放在地上,對我說:“小駒(小鬼的意思),不是你的錢,不能拿。拿就打死你!”
      過后,父親對我說:“不是你的錢,千萬不能拿!拿就是偷!就是賊!是社會不允許的,是壞人! 家的錢,沒有給你,你也不能拿;別人的錢,你更不能拿,就是別人要給你,如果你沒有為別人有所付出,也是不能拿的。千萬要記住了!”
      爸爸(王曉蓮)對我(王泉生)說:“我記住了一輩子,我希望你也要記住!”
      ——這是我父親對我講的事——泉生注


      我愛我的父親!



      菩薩保佑我的父親,愿他在天堂如意!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