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2016.12.17

      (請放低音量,讓旋律細若游絲……)


      (承上篇)


      《冬季去喀納斯看雪》

               ——2016年冰雪之旅紀實

      目 錄

          ??   引  子

          一、旅行概述
          二、冰雪之旅第一天
          三、禾木雪韻:冬天里的童話世界
               ◇ 上觀景臺
               ◇ 觀賞日出
               ◇ 徒步下山
               ◇ 道別禾木
               ◇ 奔赴喀納斯湖景區

           四、冬日喀納斯湖:靜謐唯美的人間仙境

               ◇ 初遇霧凇長廊
               ◇ 又宿最美棲息地
               ◇ 奢享雪域風情
               ◇ 流連人間仙境
           五、歸  程

           ??   感  言


      三、禾木雪韻:冬天里的童話世界

              1月23日,禾木游覽;禾木--喀納斯湖。

       ◇ 上觀景臺

              晨起,9:00出發,天色尚暗。越野車啟動后,有一個故障燈不停地閃爍并發出“嘀、嘀”的警告聲,Z君搗鼓了幾次仍未能解除,我們也只能上路了。心下頗不踏實。


              道路既窄又滑,行駛中越野車冷不丁地在原地打了個360度的轉,驚出了我一身冷汗,估摸著他們也嚇了一跳,可大家都沒發聲。Z君很淡定,他的大將風度讓我心安。后來從山上下來后,上述故障均不治而解,也許這是極端低溫下車輛的自我保護功能?

              今天的重要要任務之一,是登上村莊西側山腰處的觀景臺。去年秋天時,我因怕累未隨同大伙兒爬上去,今天無論如何是要拼上一把的。


              鏟出來的雪路到了盡頭,越野車已無法前行,Z君招呼我們下車步行。依稀中只見屋頂而不見道路,無法判別觀景臺的方向,我們只能循著雪地中的馬行道前行。先生一如既往地沖在了最前面,陳兄緊追不舍,我走在中間,兒子則背馱著沉重的攝影包跟隨著我,Z君殿后。周遭景色美妙無比,但因要趕在日出前上山,誰都未敢放慢腳步。

              在深及大腿的雪道中吃力地行走,不一會兒我就氣喘吁吁、頸部冒汗了,心下不由地打起鼓來:如此,我能走得上觀景臺么?

          

              走著走著,房屋不見了,樹林更密、景致更美,但前方依舊未見山坡的影子。突然,我感覺不妙——因曾兩度光臨,我想起觀景臺應該是在禾木河的對岸,敦實的禾木橋是必經之路,而上橋之前則是禾木村最熱鬧的集散地,匯集著客棧與飯店,不應當是這么荒涼的。于是,我大叫了起來:“不對了,路肯定不對了!”幾乎是同時,很遠處傳來了先生的聲音:“這里是被冰封了的河,已無路可走!”


              大家返身而行,重新上車。如此這般又折騰了一回后,終于找到了那個集散地。原來,我們走岔了幾條道兒。


              抬頭望著已亮堂起來的天空,兒子急了:“呀,太陽要升起來了!”他轉頭低聲對我說:“媽,若趕不上,咱就在這兒多住一晚吧!” 


              Z君聽聞不由分說地攔截了兩輛別人昨晚預定的馬爬犁,一邊讓老鄉打電話再招呼伙伴過來,一邊讓我們趕緊坐上去。其中的一個老鄉堅持不允,于是我揮手讓兒子和陳兄先行一步。

      搶占別人的爬犁----東北稱之的雪橇

      先行 “呼嘯而去”

              

              先生與我站在原地等待后援,正等得不耐煩準備徒步上山時,爬犁到了。于是,我坐頭里先生壓后,那位老鄉站立爬犁尾部拽著韁繩一聲吆喝,馬兒拉著爬犁立即奔跑了起來。


              生平第一次坐爬犁,我還有些怕怕的,雙手緊緊抓爬犁的邊沿。很快,就適應了顛簸,隨之那股穿林海、跨雪原的豪氣與快意油然而生。只是馬兒奔跑時形成的嗖嗖風兒,逮著鞋帽衣褲的縫隙就往里鉆,遇上之前因快速行走生發的微汗,寒意漸起。

              馬兒踏著白雪、順著斜坡奮力地奔跑,登攀中馬蹄時不時地打著踉蹌,好幾次前蹄磕倒在地,讓我忘了心疼那50元錢而生生地心疼起馬兒來。


              到了最陡處,那馬兒喘著大氣停了下來,好似累極而跑不動了。我問老鄉:“要不我們下來自己走過這個山坎?”老鄉擺擺手,跳下爬犁躍身馬上,只聽吆喝中夾帶著一聲響亮的鞭聲,那馬兒騰空而起,爬犁呼地一下子就把我倆帶上了坡頂。下了爬犁,我來到喘著粗氣、滿鼻滿口都掛著霜花的馬兒跟前,滿心憐愛地向它輕聲道謝。

              10:05,先生和我也已站上了哈登觀景臺。從坐上爬犁到抵達高于禾木村數百米的觀景臺,整個過程不過十來分鐘,用一個字形容:爽!

      哈,我們上來了!

              

              四下環視,身后山巒的上半部分雖已完全沐浴在陽光里,但太陽還沒有翻上前方那屏障般的群山。這下我得意了:嗨,別看你倆跑得快,結果都一樣,但你們卻還比俺多挨了半個小時的凍呢!

      靜候客人下山的馬爬犁

            

              事后,陳兄問我:“坐過爬犁么?”我頭一昂地回答:“坐了!”陳兄接著神兮兮地問:“那翻過爬犁嗎?”這下我不知就里地傻眼了。


              原來,因為趕得太急,他們那輛爬犁竟在途中翻了車,把他倆生生甩到了雪地上。我使勁兒憋住了笑,一臉認真地對陳兄說:這可不是坐過爬犁的人都一定能體驗的境遇,你倆真是好運氣!——哈,笑煞俺了……


      ◇ 觀賞日出

              哈登觀景臺也被稱作為成杰思汗點將臺,相傳成吉思汗曾在此檢閱過十萬雄師。其實,這是一個形似平臺、長約數百米的高山草甸,也是禾木村觀看日出、拍攝村落的最佳位置。


              旺季時這里絕對比肩接踵、人滿為患,但此時游人寥寥,其中的攝影客早就在雪地里架好了長槍短炮,靜候日出。

      游人寥寥

              

              兒子和陳兄已各占據觀景臺邊上的兩個有利地形,每人兩個腳架三臺相機(一臺掛胸前),儼然一副專業攝影師的派頭,正在專注地選景、調試或演練;先生一向喜好另辟蹊徑,獨自走到平臺的最左端,尋找他認為理想的攝影機位;我這次給自己的定位是“三陪”——陪行、陪吃、陪拍,故未備相機,便站在坡頂被踏實的便道上,偶爾掏出手機照上幾張。

      我家的 “攝影師”

              

              太陽還未露臉。放眼俯瞰,蒼茫雪原被一層輕柔的淡藍色薄霧所籠罩,遠方山巒、莽莽林帶和寂靜村莊的靜態組合,猶如一幅出自名家之手的水墨丹青,滿滿的恬靜、足夠地冷峻;而那幾縷裊娜升起又輕輕散開的炊煙,則充溢著祥和安寧,亦令整個藍色畫面活了起來。

      藍色的禾木鄉,祥和安寧

              

              山上的氣溫明顯低于山下。盡管我服裝上與昨晚一樣嚴陣以待,但不到幾分鐘,就感受到更甚于昨晚的寒冷。我忍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了,于是跺著腳兒大喊起來:“冷煞了,冷煞了,我要下去了!”


              這三個大男人居然聽而不聞地連頭也不回,倒是候在一旁的老鄉們高興了,主動表示可用爬犁拉我下去。這時,身邊一個高高個頭的帥氣小哥轉頭對我說:“再等等吧,你現在原地小跑步!太陽馬上就出來了,太陽一出就不冷了。”與之交談,得知他是當地人,今晨帶著客人來看日出。他指著山下一棟冒著炊煙的木屋,告訴我說他家的客棧就在那兒,并遞給了我一張名片——哦,馬忠英,馬小哥。


              為了給他的客人展示這里雪質的柔軟度,馬小哥跨前一步,插蠟燭般地往便道旁的雪地里縱身一躍,人一下子就直直地插進了雪里,接著只見他上下再蹦彈了幾下,白雪便已陷至他的腰部以上——呵呵,阿勒泰地區雪之輕柔松軟,果非浪得虛名!


              一個女孩游客,也學著樣子這么一跳,結果一下子陷了進去,雪直至其腋下,嚇得那姑娘“哇哇”亂叫,逗笑了她的伙伴們,也逗樂了在一旁觀看的我。一時間,那徹骨的寒冷暫被拋擲腦后。

              大約10:20左右,太陽終于姍姍地翻越了前方的山頭。她的第一簇光線,首先刺透了那層迷離薄霧,斜斜地射向村落左前方那幾棟木屋,隨即就漸次而快速地轉過來、轉過來,頃刻之間灑滿了整個村莊。

      10:20,慵懶的太陽終于探頭了

      首先沐浴陽光的角落

      陽光灑向大地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啞口噤聲,但聞此起彼伏的快門聲,只見凝神屏氣的攝者們在追逐光線、與太陽賽跑……

              光影之下,天地間頓顯勃勃生機:


              ——掀去了藍色霧靄輕紗,廣袤的雪野色調在瞬間轉為冷暖相間,蒼茫大地隨之微笑;


              ——金燦燦的陽光灑向環擁村落的霜林,眾樹梢被染成了金色;如珍珠般散落一地的圖瓦木屋群,屋頂被鍍上了金色,黃色屋身也被鍍上了金色;


               ——繚繞其間的陣陣炊煙若虛若幻,因裊裊而飄逸,因靈動而備受矚目;


              ——由陽光投射至山體和樹林而形成的斜長光影,縱橫交錯,像極了大地的褶皺……

             呵呵,一個童話世界里的冰雪禾木晨曦,活生生地躍然眼前!

      禾木晨曦,果然“要得”!

      炊煙裊裊

      安寧祥和

      光影之下

      童話世界

      右上角的那條進村之路清晰可辨,但河流已然不見

      冬日暖陽

              

              兒子不知啥時轉去了陳兄的機位,在原地留下了一臺孤零零的相機,我趕緊補位,而先生則將我們仨分別定格在了畫面里。

      靜靜的凝望

      迅速補位

      過上一把癮

      “像煞有介事”(滬語)

      兩耳不聞身邊事

      這也是一道風景

              

              好慶幸自己沒有提前退場,太陽一出果然寒氣頓消;好感謝那個帥氣小哥,自己這才未與這美景失之交臂。要知道,我已三次光顧此地,但親歷這眾人交口贊譽的“禾木晨曦”,唯此一次!

      太陽一出  寒氣頓消

      哼!他們說我像女座山雕……

            

      ◇ 徒步下山

              太陽已高,觀日出的游人漸次散去,但這仨人在那兒磨磨蹭蹭,等到想下坡的時候,唯一剩下的那架爬犁是別人預約的,其他的都早已離去。


              陳兄一揮手:咱們走下去!于是我轉向木棧道方向,打算拾級而下。但先生說他去走繞山爬犁雪道,還沒等我發聲,陳兄和兒子就立即呼應。唉,只能是少數服從多數了,我一咬牙:走! 

      無垠的雪野

      上下觀景平臺的木棧道

      馬爬犁碾出來的便道,我們下山路的起點

                

              事實表明,沿馬爬犁道步行下山是絕對正確的選擇。移步在非路之道,雖則腳下時有踉蹌,但我們都情不自禁地為這純凈無比的雪野美景叫起好來:

              白雪就像一條厚實且巨大的棉被,把山坡、草甸、河流等遠山近景整體覆蓋,只勾勒出形態不同的美妙曲線;

      冬眠雪曲

      雪野蒼茫

      純白潔凈

      曾經的河流

              

              ——所有或遠或近、或高或矮的植物,無一不披銀掛玉,均在和煦陽光下瑩瑩閃亮,好似滿樹滿枝盛開的雪梅、雪櫻、雪瓊;

      獨立寒冬

      傲雪斗霜

      相得益彰

      披銀掛玉

              

              ——秋季潺潺流淌的河流找不見了,河床上大塊小塊的鵝卵石,化身為團團雪球或是一個個雪蘑菇,萌態萬千;

      秋季潺潺流淌的小溪和金色的樺樹林

      此處只留雪蘑菇

      橋?溪?雪

      昔日的河岸,化身為雪野

              

              ——低角度的太陽照射之下,參天大樹的影子被拉得極長極長,在雪野上營造出陰陽相錯的夢幻光影……

      光影之媚

      光影之魅

      光影之美

              

              那仨人邊行邊攝,不知不覺間走遠了、走散了。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地空留爬犁印。偌大的冰天雪地間,只有我一人在獨自行進,但因已知目標地是停車處,心下毫無惶恐。手中無相機,也懶得用手機,我要做的只是小心地移動雙腿,貪婪地睜大雙眼,開心地將這原生態的美景牢牢鐫刻心中……


              陽光下,藍天格外地耀眼。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七拐八彎的雪坡上,偶爾可更近距離地瞭望禾木村;偶爾能瞥見伙伴們在遠在天邊舉著相機的身影;偶爾又目睹三兩牧民騎馬奔騰而至又一騎絕塵地消失在雪坡盡頭;而當遭遇吆喝而至的馬爬犁時,我則趕緊乖乖地靠邊、踩實、側身、讓道。

      近距離瞭望

      馬兒是雪地英雄

      上山的爬犁呼嘯而過

      兩架爬犁下山去

              

              后來在看到伙伴們的照片才發現,我也成了他人眼中的一道風景。確實,在這地兒上的每一個人、每一匹馬或每架爬犁,都是莽莽雪域中的生動點綴。有圖為證:

      獨行的我

      吾兒遠在坡頂處

      哈,我在回頭與他們招手

      先生趕上來扶我一把

      藍天雪地一點紅

      地廣人渺

      上山的馬匹

      對面的游人攝過來

      “此地禁行車輛”

      背影

              

              下行至兩條爬犁岔路前,片刻猶豫后我選擇了右側之道。當發現近處的林木越來越密,望見前方升騰起的縷縷炊煙,我意識到自己已來到禾木河旁,正身處那片秋天流金溢彩的樺樹林中,然昔日景象已不復存在。呵呵,我明白此程行將到頭,遂放慢了步伐,掏出手機開始四下隨拍。

      向左或向右?向右!

      秋天金色一片的樺木林

      待到雪化時

      遠處的炊煙向我招手

      眺望河對岸

      河道最寬處亦遭雪封

              

              在被白雪徹底覆蓋而已不辨原來面目的禾木橋上,陳兄趕了上來。我問及另外兩位,他告訴我因不堪沉重的攝影器材,我兒子已搭乘馬爬犁先行下山;而我家先生卻不知所蹤,應該還在后頭。

      被冰雪覆蓋的禾木大橋

      回到此岸

      陳兄所攝的吾兒 “座駕”

              

              跨過禾木橋,我們進入了禾木村。盡管已是正午,陽光十足,但這里的客棧柵門緊閉,門窗被雪封堵,依舊是一片冷清與寂寞。那旺季時節的喧囂紛擾景象,已成隔空記憶……

      過橋進村

      冷還是暖?

      “橋頭快餐” “圖瓦人精品”,昔日美味今何在

      寂寥的村莊

      此處有人家

              

              Z君仍在停車處等候我們,我想他肯定弄不明白就是一個日出,我們怎能在上面滯留這么久?但他涵養極好,愣是沒出聲。等到先生下來時,兒子和C兄卻又遁入了村內。想是碰上這樣的攝影控,Z君也只有無奈。


              時鐘已指向12:30。終于,Z君忍不住催促我們回去吃早飯了。但四個人都沉浸美景,應答的竟是五花八門:

              “不餓。”

              “沒關系。”

              “早晨走錯道的那地兒漂亮,咱去那兒拍照吧!”

               “早飯不吃了,到時直接吃午飯吧!”


               Z君笑了,說:“先回去吧,看看還有沒有早餐。然后咱再進村拍照,14:00回神苑午餐。午餐后,咱就直奔喀納斯湖去。”

             

      ◇ 道別禾木

              老板娘真是給力,時過13:00,居然還給我們留著早餐。填飽了肚子后,我們立馬出發去早晨的那片林木茂密地。但越野車剛進入村口,大家就又眼前的美景所誘惑,齊聲大喊 “停車”。

                午后陽光和煦醉人,遼闊藍天一碧如洗。

              駐足處的右邊是村落人家,近處木屋旁的木柵欄被陽光拉出長長的光影,幾匹馬兒在欄內悠然地嚼著草;左邊則是起伏壯闊的茫茫雪野,遠處默然的雪山、成片的霜林,與近處被雪覆蓋的牧場、冰封的河床和牧民的冬窩子渾為一體,令人心曠神怡。


              牧場與河床上玉立的不知名樹木,或獨株或數棵,或參天或優雅,其樹身樹枝樹椏均披雪掛冰,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禾木的冬天,山川靜默,河流靜默,田野靜默,村落靜默,樹木靜默,仿佛是上帝之手創作的巨幅雪雕!文字已乏力,就用一組照片來展示吧:

              

              時光在不知不覺地悄悄溜走,我們又是無例外地滯留超時。在Z君的聲聲催促下,我們這才無奈地上車回神苑午餐,早晨的那片林木茂密地就只能留作遺憾了。


              終于到了與禾木村道別的時候。在駛離村口的時候,我們請Z君靠邊停車,再次回望美麗峰,隨后戀戀不舍地揮手離去。

      道別時,方才看到 

              

              再入禾木神苑,冬日艷陽正熾。跳下車,才注意到這是一個活靈活現的童話世界:陽光和白雪把一排排的小木屋裝扮得分外純美,木屋檐下的冰掛晶瑩閃亮,讓人忍不住想掰下來嚼上幾口;那與白雪同樣顏色的炊煙,直直地騰上那瓦藍瓦藍的天空,爾后才婷婷裊裊……

              

              午餐完畢,時針已指15:20。坐上車后,大家異口同聲地表示:冬日禾木之美嘆為觀止,喀納斯冰雪之旅就此已足矣!


               Z君手握方向盤,只是笑而不語。

      再見,禾木神苑!

             

       ◇ 奔赴喀納斯湖景區

              由于秋天時來來回回地好些趟,我等對禾木到賈登峪盤山路的險要路況并不陌生。然而,眼前冬季的情景,完全可用“險惡”來形容。


              被鏟出推至道路兩旁的積雪,使得本來就路窄多彎的山路變得更窄,且路基已無法分辨。路面殘留的積雪,因過往車輛的反復碾壓而變得相當凍實,極易打滑。一路駛去,我們注意到,路基下扎在積雪里的汽車或摩托是為常見。Z君告知,冬季在這條路上行駛,一旦車輛不慎滑下路基,一般就只能等待開春雪化后來拖出取回了。

              噢,難怪在此行車,司機們都極其文明,從無趕超現象。當兩車相會時,其中的一輛車一定會主動靠邊停下,常常還得倒退或往旁邊的雪墻上沖出位置以避讓。這種路況,使得我們原本替換開車的想法泡了湯,只能讓Z君獨自受累了……

              沿途的冬景亦與秋季儼然有別:夏秋的美景已然不見,牧場農舍銀裝素裹,山巒靜默滿目皆白,目光所及之處,無不展現冬日北疆雪野之壯闊與恢弘。

      公路下方的絕美景色

      夏秋的牧場

      來一張棕調的

      雪野風光

      拉近看,這是啥動物的腳印?

              

              Z君告之:年末歲首,喀納斯遭遇了十年未遇的連續大雪,因此今年的雪景較之往年更甚更美——你們是有緣有福啊!


              冰雪盤山路中,雖然我們仍兩次呼喚停車,但發起者都是先生,兒子和陳兄的拍攝勁頭已明顯不足。不多會兒,他們仨都夢回江南似的打起了輕鼾。我不由得悄悄自問:我們是否已產生了審美疲勞?喀納斯湖還能吸引我們么……


      (續下篇:“四、冬日喀納斯湖”

      ——提示:后篇更精彩)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