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2016年夏天,我正在荊州籌備做紅木家具生意,舅舅從武漢打來電話,口氣十分急促:

              “外婆突然心力衰竭,已經用120急救車送到醫院!”

              聽完舅舅的描述,我感到外婆這一次很難有挽留的希望。舅舅說,她和小姨正前往武漢火車站坐動車,很快趕到宜昌,讓我愛人提前開車到宜昌火車站接他們。這一系列井井有條的安排,讓我心里蒙上一層陰影,似乎在不斷提醒我家里將有大事發生。

              我像一根木樁戳在荊州古城的馬路邊,感覺身體從頭涼到腳,然后雙腳好像凍僵在那里,難以舉步。想起十年前的這個時辰,全家人都興高采烈地為她做八十歲生日。難道……十年后的今天,我們還在商量為外婆做九十大壽呢。

              我讓心情慢慢平復下來,努力把思緒往好的方面調整。我想要是我不趕回去,她絕對不會離我們而去的。萬一……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她也會看我最后一眼,帶著滿意的心情去往另外一個世界。我是她的長孫,在所有孫子中間,我們相處時間是最長的,相互之間的感觸也是最多的。

              自從前幾年母親突然去世,外婆想見我的心情愈加熱切。在她悲傷的心里,似乎把我當成了我母親的替身,看到我就像看到了我母親。父母和妹妹下葬的那天,我第一次強烈感受到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痛。我正處在極度的悲痛之中,不知道該我去安慰外婆,還是外婆來安慰我。每次久別重逢,外婆都用一只手拉著我的手,一只手摸著我的臉。我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任由她干枯的老手劃痛我的臉頰,兩顆不同年代的心里面,一時間流淌著對同一個人的思念。外婆有顆堅強的心,她在我面前從來不提我可憐的母親,但從她顫抖的手掌中間,我能感受到她內心的痛苦和凄涼……

        外婆一生經歷過無數坎坷,這也造就了她頑強的生命力。就在三個月前,她一個人彎腰搬東西,突現心臟功能不足,身體疲軟,折斷兩根胸椎。所有人都以為這一次她會永遠癱瘓在床。在家人精心照料和耐心的守候中,外婆憑借頑強的生命力,不到兩個月時間竟然奇跡般坐了起來。又過幾天,趁著家人不注意,一個人悄悄下床上廁所,讓家人面面相覷,啼笑皆非。我們也能理解,外婆頑強的生命力,大多因由她樂觀的心態和孩童般的性格。一個九十歲的老人,憑著開心樂觀的性格,創造了如此的生命奇跡,讓我們欣喜萬分,佩服不已。

              這一次心臟病突發住院,離上次骨折臥床僅僅三個月時間。

              重癥監護室有規定的探視時間。我和舅舅輕手輕腳進去,穿上醫院的消毒服,套上鞋套。里面出奇的安靜,聽得見呼吸機的咕嘟聲。外婆躺在病床上,完全昏迷,全然不知我們的到來。她的身體一年一年萎縮,單薄得如同一張紙,要不是看見露在被子外面的頭,很難相信這底下還躺著一個人。

              不久前舅舅和我在荊州參加一個活動,我們晚上在酒店聊起外婆,他說幾天前路過老家去看她,外婆打開門,進入他視野的,完全是一副用皮包裹著的骨頭,當時的悲涼之情不知怎么形容。舅舅說完取下近視眼鏡,擦擦眼睛又擦擦遮滿霧氣的鏡片。我感覺到他那一刻的心酸,然而那種心酸真的無法表達。其實我也看到過如他描述的畫面——外婆夏天穿著衣服,那樣子如同一套衣服掛在衣架上面。

              看著外婆幾乎虛無的身體,我的思緒回到了遙遠的過去。過去的那些時光我雖然沒有親歷過,母親健在時,卻經常和我們講起。每次想起外婆,過去的情景就像電影一樣在我腦海中浮現。

              母親九歲那年,我外公到沮河邊挑水,不慎滑落深潭。舅舅才三個月,外婆實在沒有辦法,只能讓我母親輟學照顧弟弟妹妹。每次提起那段往事,外婆就抹著淚說對不起我母親,小學都沒讓她讀完。可要是外婆一個人養活一家四口,遭受的苦難更是難以想象。那時候外婆在一座集體所有制茶館上班,為了多掙一份收入,除了正常上班,還主動包攬了整個茶館挑水的工作。外婆個子不大,每天要從三十多級臺階下的小河中挑上幾十擔水供茶館全部所用,身體承受之重一般男人都無法做到。那條小河是小鎮人們最大的依賴,早上供人們挑水,稍晚些洗菜,再晚些清洗衣物。洗菜洗衣的人也很自覺,大都等早上挑水那段時間過去,然后挎著籃子到河邊淘洗。為了挑到干凈的河水,天沒亮外婆就開始下河,一擔一擔把茶館幾口大缸裝滿。每天挑完一陣水,外婆都累得渾身癱軟,精疲力竭。

        床頭的心電監護儀顯示外婆的心跳微弱得幾乎呈一條直線。這每一次微弱的心跳,卻像當年外婆踏在河邊石階上的腳步聲,咚咚咚震撼著我的心底。眼前如紙一般單薄的老人,很難和當年如磐石一樣堅強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然而我們都無法忘記,外婆在遙遠的過去,曾經擁有過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探視結束回到家里,大家都不開口說第一句話。經歷長久的寂靜之后,屋里沉郁的空氣被舅舅搖動起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間兩眼炯炯有神,神采飛揚地講起笑話。他說剛才仔細回憶了一遍,把重癥監護室的其他老人和外婆做了比較,那些人臉上大都籠罩著死亡的氣息,唯獨外婆神情安詳,雖然昏迷不醒,卻似做著一個甜美愜意的夢,就如一個走過許多生命之路的人,感覺疲憊了,渴望美美睡上一覺,做著一個回首往事,展望未來的夢……

              舅舅抒發過他文學家一般的情懷,把一屋子的人全逗笑了,整個家庭又恢復了往日的活躍氣氛。我心中漸漸開朗起來,不由得感嘆,外婆真是個可愛的精靈,此時此刻,您是不是張開美麗的翅膀,飛舞到我們中間,把大家焦慮的神經一下子弄得活躍起來了呢?

              正如舅舅所言,經過幾天的焦急等待,外婆真的醒了。偌大的重癥監護室,人們終于驚喜地聽到一陣聲音,那是從外婆嘴里咕噥出來的。舅舅把耳朵貼近外婆嘴邊,聽見她醒來說出的第一句話——

              “我……想……吃豆腐……”

              幾天前快要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老人,從沉沉的昏迷中醒來,用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表達了她對生命的真實渴望。

              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的冬天,外婆一個人在家里洗澡。年紀大了怕冷,她把一盆碳火放在臥室里。那天中午我母親正在中醫院的家里做飯,座機電話響了,里面傳來外婆斷斷續續的聲音,說她感覺自己快不行了,讓我母親馬上趕過去……

              母親放下電話,出于職業敏感,在中醫院拿上一個氧氣包,一邊打電話讓舅媽回家打開所有門窗,一邊帶著醫護人員趕往外婆家里。進到里屋,外婆躺在床上,那樣子似在聽天由命的等待死亡降臨。母親進門把她嚇了一跳,恍惚中還以為閻王爺派人捉她來了。母親一看現場,很快知道外婆洗澡發生了煤氣中毒,幸好外婆爬到客廳打電話,打開了臥室門,由于客廳的窗戶開著一半,室內通風得到改善,外婆脫離了危險。

              外婆不知道是煤氣中毒,還以為自己的心臟病犯了。那件事過后,全家人都說外婆逃過這場大劫,必定高壽。

              在醫院度過危險期后,我們把外婆接回家里。那段時間我一直在荊州忙乎,回去看她時,她正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聽見我在外面說話的聲音,就知道了是我回來了。

              讓全家人虛驚一場后,外婆又重回以往的任性和頑皮。不讓她起床,她偏要起床。說好上廁所要叫人幫她,她卻一個人悄悄拄著拐杖去了。我們發現后都為她著急,她卻是一副悠然自得,甚至滿不在乎的樣子。那些日子,家里人比她住在醫院還擔心,像管犯人一樣隨時監控她的行蹤,生怕又整出新的麻煩來。

        舅媽告訴我一件只有她知道的事。        三個月前外婆胸椎骨折,躺在床上不能動彈,以為余生將永遠癱瘓不起,將一根繩子偷偷放在枕頭下面。她大概是想,與其讓孩子們伺候她翻身擦洗,拉屎拉尿一直到死,不如自己提前了卻此生。幸虧舅媽為她整理床鋪時發現那根繩子,悄悄拿走。

              我可憐的外婆,曾經那么堅強的一個人,為我們含辛茹苦幾十年,最后只剩下并不多的時光,卻不想拖著癱瘓之軀殃及兒孫。要是她真用這種殘酷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們這些活著的下輩,不知要背負多大的痛苦和愧疚。我搞不懂,她這樣做究竟是一種偉大的犧牲精神,還是極度的偏狹和自私。她應該想到,死去的人將不再體會到痛苦,真正的痛苦,恰是親人們長期難以承受的悲哀的折磨。外婆身體恢復得不錯了,我給她做按摩的時候故意問她舒不舒服,她說舒服。我說享不享受,她說享受。完了她問我今天怎么這么多話?我說您知道人活著還能享受很多東西,那就好好活著,記得聽我的話,一定要好好活著!

              其實關于人生的那些道理,外婆懂的比我多多了,她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其真實目的,還是不想成為我們生活中的負擔。似乎在她看來,她的死帶給我們的痛苦只是暫時的,時間一長,我們終將把她淡忘,又恢復到原來的快樂了。可愛又可憐的外婆啊,一個經歷過無數次風霜的九十歲老人,她對人生哲學的領悟比我們透徹多了。

              接連經過兩次病痛洗禮的外婆,又快樂的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了。才開始顫顫巍巍走路,家里大小事情,她又想試著插一下手了。我們都知道,外婆想用行動證明她不是這個家庭的累贅。每次看著她吃力而緩慢地走進走出,做這做那,我心里好疼,卻又不知道怎么讓她停下來。

              我太了解外婆,她勞碌一輩子,突然讓她停止下來,她會不適應的。對于外婆,生命就像是一場永不停歇的旅行,只有在不斷的輾轉折騰中,她才會享受到生命的樂趣。


                                        2016年10月6日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