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師傅和師父是不一樣的。我這才停下來手上的事情,不是停下來思考,而是讓思想進入到一個現場,一個可以感知到的真實的現實。我從當下這兩個詞語的細微區別里,發現一條狹窄的甬道,這和我們在深山里面徒步的感覺是一樣的——,距離我所在的村子大約三十公里的群山里,有很長一段廢棄的火車窄軌,一頭在灌木林里,另外一頭必需穿過一個隧洞才可以再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隧道幽暗,微弱的光就在另外一端,任何一個人只要熟悉這種光點,就會有勇氣高一腳底一腳地走過去。就此而言,這樣微弱的渺茫的光點和我們談論的希望之光十分相似。徒步不過是可以計算出來的時間,三個小時或者五個小時,而就整體的人生來說,這種微細的光點,肯定在人生的另外一處。


      我們為這樣微弱的光點,奔赴而來。


      師父,對的,這個才是我們應該使用的正確的兩個字,或者說一個詞語,正如哲學家說“我愛你”不是一個句子一樣,我堅持說“師父”也絕非是一個稱謂。師父是一種關系,定義我們作為初學者所獲得的成長機會,人生如果沒有向導沒有引領,父親和母親這樣的概念一開始就會喪失其核心意義。這是使得我們終身感恩父母親的原因所在,生養如果是一種物理行為的話,那么,引領則是精神生活的高尚道德的力量。師父和父親是一種對等的關系,而更加具有敬畏的內涵。在我的老家,一個南方山村,被我總是充滿熱情不斷描述的丘陵起伏的地方,木匠師父裁縫師父篾匠師父砌墻師父打鐵的師父以至于能夠做得一手好柴火飯菜的師父,構成了整個村子傳統和現實生活的生機勃勃的一面,也就是說,這些師父無形之中承擔了大學教授苦心積慮研究出來的歷史文明發展的動力和現象。


      師父的到來造成了村子的熱鬧,而更重要的是,一個家庭的孩子就有可能擁有一種機遇而成為師父的弟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是從接納這個弟子的儀式開始的,這種并非血緣的紐帶關系,帶來了手藝的相傳,更帶來了品質的流動。若干年后,人們依然會聚集在陽光屋檐下,在麻雀再一次鳴唱之前,追憶起某個師父的為人處世以及他手上的功夫,通過這種追憶使得師父和談論的人雙方都體驗出來生活的味道,并且讓生命的形象栩栩如生。而他的徒弟也會被談論,一方面是肯定徒弟的生命,另一方面更加重要,是要重返過去。


      在鄉村,談論師父的時間是凝重的。


      這讓我想起來詩人瑪麗-奧利弗。要在今天這個時代找到一個真正熱愛她的詩歌的人會是一種艱難的過程,大學教授是為了研究的方便,出版某本作品,或者獲得職稱,這和熱愛是兩回事。而太多寫詩的人,偶爾會看看她的作品,至于喜歡則要依據個人的生活,進一步來說,一個詩人要熱愛瑪麗-奧利弗的詩歌會是一種困厄。光是了解那些字面的意義并不代表你就能深入到她的詩歌精神世界,除非你也會一大早起來,歌唱太陽,或者出去散步,卻在一棵大樹下凝神靜氣地待了半個小時,你得有一種內心的定力,就在你自己狹窄的生活空間里生活。——這個空間的范圍終其一生也許就是你的花園或者附近的一片樹林。而我們今天的人總是離開自己的所在,所以,你要一個普通人談論他的故鄉,他也會局促不安,更不要說是一個詩人了,從前的游僧,最終要回到他的寺廟,而今天的人,則成為了漂泊不定的云朵。


      關鍵是,瑪麗-奧利弗直到最后都非常驕傲地談論她的師父,她和那些經典的關系,她模仿他們,這讓我們深刻體驗到一個臨摹者的安靜和真實。中國最偉大的書法家都有一種不為人所樂道的功夫,他們早年的臨摹不僅僅是扎實的基本功夫,也是滋養他們藝術才華的營養。瑪麗-奧利弗極力表達自己和傳統的偉大詩人的關系,模仿的關系,構成了一種浸潤生命的力量。我們很少有人注意這一點,因為有幾個條件:


      第一,我們必需知道誰才是偉大的詩人;

      第二,我們必需深深懂得和敬畏這樣的詩人;

      第三,我們必需愿意領受他們的教誨和引領;

      第四,我們可以明確我們自身成長的源泉而展現出來謙卑的內心;

      第五,我們必需長時間維護這樣的關系。


      在談論這樣的關系的時候,我們今天的人會惶恐不安,因為我們被裹挾著隨波逐流,被喧嘩而弄得坐立不安。


      幾天前我和一個朋友談論跨界這個詞語的時候,我希望她重讀第一次提出來這個概念的作者的經典作品。羅素說:“要理解一個名詞,就必須熟悉那個名詞所代表的東西。”井,是什么?井水的源泉是什么?我一直記得老家后面一口清澈的井,青蛙潛伏在唯一的卵石上,青苔蔓延,陽光要從高處的竹林才可以機智地游戲一樣地跳躍而來。我領受的是父親教給我的一個詞語:浸水眼。后來我才在課堂上學習到了相同的一個詞:泉眼。


      這兩個詞的區別太大了。我一直使用“浸水眼”這個詞,不需要任何堅持的力量,自然而然,我用這個詞的時候,會聽見一種汩汩地微弱的聲音,會看見父親的樣子。而“泉眼”有嗎?我不知道。


      “于是,我創造了一些詞語

      用這些詞語站回

      野草的岸邊——”



      這是瑪麗·奧利弗的詩歌,我更喜歡用敘述的文字這樣一種更加符合生活本質的形態來接近她的詩歌。詩歌不是中斷生活的精彩形式,——分行的意義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詩人的失敗和挫折,不能怪罪詩歌自身。


      在今天,我們更多的要承擔起生命的責任,才會配得上談論詩歌。


      這是我全部的思想和操守。



      (圖文原創,毛歌微信號:maoge1965 )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