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讀《陶庵夢憶》:人無癖不可與交


      文|筠心

      關于交友真諦,張岱在《陶庵夢憶》中有精彩論述:“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由此引出好友祁止祥,這位集書畫癖、蹴鞠癖、鼓鈸癖、鬼戲癖、梨園癖于一身的明朝天啟舉子。明清更替,顛沛流離、身家性命攸關之際,他卻獨獨視一戲童為至寶,左右不肯離身。于癖好,情深至此,讀者不免要嘆一句:我也是醉了!


      事實上,張岱的周遭,如祁止祥般的癡人、才人、奇人不在少數。不妨自《陶庵夢憶》中摘錄數篇,且看他們各有各的癖好,并各有各的深情。

      • 1

      張岱的外祖父陶蘭風在安徽做官時,得到一匹白騾。他去世后,舅父將騾子轉贈張岱。白騾在張家的十年,張岱從不喂草料,任憑它外出自行覓食。此騾十分強健能行,可是除了張岱,誰也駕馭不了。一日,白騾因為與馬爭道,失足跌落壕溝摔死,張岱命人將它安葬了,還給予謚號:雪精。典故見陳繼儒《太平清話》:“洪崖跨白驢,曰雪精。”能冠以神驢之名,可見此騾絕不凡響;而能獲此不同凡響之騾,可知張岱頗得長輩青睞。


      除了族中長輩,第一個慧眼識才的外人,便是這詩文書畫盛名的眉公陳繼儒。幼年的張岱曾跟著祖父拜訪眉公,因為善于作對子,獲其嘉許贊嘆。眉公才華了得,行事亦超然。張岱的祖父與其交好,將一頭角鹿相贈,而他居然毫不推辭,騎上就走。事跡見《麋公》篇:“眉公羸瘦,行可連二三里,大喜。后攜至西湖六橋、三竺間,竹冠羽衣,往來于長堤深柳之下,見者嘖嘖,稱為‘謫仙’。后眉公復號‘麋公’者,以此。”此等仙氣,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


      祖父的知交中,還有一位令張岱深深折服,他就是黃寓庸。此人為萬歷進士,官至江西布政司參議,后優游于杭州南屏山,讀書授業,有弟子千余人。貌似猛張飛粗獷的黃老師,不但有一心多用的本事,而且還熱情好客,《奔云石》篇記載:“交際酬酢,八面應之,耳聆客言,目睹來牘,手書回札,口囑傒奴,雜沓于前,未嘗少錯。客至,無貴賤,便肉便飯食之,夜即與同榻。”如此魅力之師,無怪乎門庭若市。


      至于《范長白》中相貌奇丑,卻極富才情:曲水流觴、絲竹搖飏、賞月觀花……有神仙中人之稱的范允臨;《愚公谷》中善于造園修亭、交游遍天下、客至無不盡心盡力款待:歌兒舞女、綺席華筵、詩文字畫……花錢如流水的鄒迪光。他倆亦是張岱長輩級的文人名士,那么,與張岱同輩的友人呢?是否差堪比擬?

      • 2

      《紅樓夢》第十五回秦可卿出殯途中,寶玉偶遇一村莊丫頭,竟萌生“恨不得下車跟了他去”之念,那或許是曹公的奇思妙想。但是《陶庵夢憶》中,無獨有偶,張岱的仲叔之女婿,明末著名畫家陳章侯于西湖賞月,邂逅一搭乘順風舟女郎,居然也想偷偷尾追她而去,這可是張岱歷歷親睹之故事。


      被張岱譽為“才足掞天,筆能泣鬼”的陳章侯,畫藝與色心一樣驚人。在張岱的督促下,他用四個月時間完成了一套水滸人物的行酒紙牌,此美術史上的杰作在《水滸牌》篇中被詳細描寫:“古貌古服、古兜鍪、古鎧胄、古器械,章侯自寫其所學所問已耳。而輒呼之曰‘宋江’,曰‘吳用’,而‘宋江’、‘吳用’亦無不應者,以英雄忠義之氣,郁郁芊芊,積于筆墨間也。”


      另一位與張岱投緣的畫家是姚簡叔,他的性格與陳章侯迥異:“簡叔塞淵不露聰明,為人落落難合,孤意一往,使人不可親疏。”畫山水的他,卻不肯多作,即便有人持重金酬謝,亦不為所動。可他與張岱一見如故,不但悄悄幫其料理柴米瑣事,還憑著無以倫比的觀察與記憶,將只有一面之緣的名畫,一筆不失地為其仿畫出來。所以,張岱贊他——畫功與人品皆千古難得。


      俗話說,同類人稱為朋,共志者稱為友。因為精于賞鑒,張岱通過了茶道高手閔汶水的“考試”,兩人定交。《閔老子茶》篇中,那個年已古稀的婆娑老翁,他對于煮茶水的精心與考究,比起攏翠庵里采梅花上積雪的妙玉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取惠水,必淘井,靜夜侯新泉至,旋汲之。山石磊磊,藉甕底,舟非風則勿行。故水之生磊,即尋常惠水猶遜一頭地,況他水耶?”慣于飲牛飲驢般喝茶解渴的讀者,閱此段,方知高雅為何物。


      而如癡如醉為園藝的金乳生,其事跡亦頗動人:“乳生弱質多病,早起不盥不櫛,蒲伏階下,捕菊虎,芟地蠶,花根葉底,雖千百本,一日必一周之……事必親歷,雖冰龜其手,日焦其額,不顧也。”金乳生的勤勞感動了春神,他的園子里不僅四季花團錦簇,還長出了象征祥瑞的三朵靈芝。

      • 3

      張岱還喜歡結交各色各樣的藝人、匠人,在他的筆下,各路精英們所展現的智慧、才能、情懷,令讀者不禁作賈寶玉之感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華靈秀,生出這些人上之人來……”


      《柳敬亭說書》篇中,“黧黑,滿面疤癗,悠悠忽忽,土木形骸”的南京評書藝人柳麻子,一張口說書卻是:“其描寫刻畫,微入毫發,然又找截干凈,并不嘮叨……其疾徐輕重,吞吐抑揚,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說書之耳而使之諦聽,不怕其不齰舌死也。”既然是業界翹楚,他便有拽的資本,聽眾若稍有耳語,稍現倦容,或稍伸懶腰,遂停口不言。


      《彭天錫串戲》篇中,張岱將彭天錫的戲比作一輪好月、一杯好茶、一處絕佳山水,恨不能傳之不朽。并且依張岱之見,彭天錫之所以能將奸雄佞幸演得愈狠、愈刁、愈險、愈惡,原因是:“蓋天錫一肚皮書史,一肚皮山川,一肚皮機械,一肚皮磥砢不平之氣,無地發泄,特于是發泄之耳。”這么說來,彭天錫僅僅是一戲曲演員嗎?


      當然,最讓讀者動心的,是張岱對女伶朱楚生的描寫:“楚生色不甚美,雖絕世佳人,無其風韻。楚楚謖謖,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煙視媚行。性命于戲,下全力為之。曲白有誤,稍為訂正之,雖后數月,其誤處必改削如所語。”這是一位楚楚動人、才華橫溢、精益求精、卻身份卑微的女子,她的一腔深情寄何處?答:性命于戲!四字很重,請君自品。


      再有,那些技藝精湛、寄情于器的手工藝人。比如南京竹刻藝人濮仲謙:“古貌古心,粥粥若無能者,然其技藝之巧,奪天工焉”,更可貴的是,他只按心意創作,寧可赤貧,也不肯將作品奉于以勢壓人、以利誘人之輩;比如紹興燈彩藝人夏耳金,他原是破落子弟,因癡迷制燈剪彩為花,竟無一日閑著,被人稱為“敗落隋煬帝”;比如蘇州仿制宣德爐工匠甘文臺,不惜錘碎七百尊佛像,以獲取優質銅料制爐,因此他的作品“與宣銅款致分毫無二,俱可亂真。”


      所以,讀《陶庵夢憶》,猶如徜徉于熠熠星河,隨手摘星,摘了又想摘……哪里還摘得盡?唯有在此心懷溫情與敬意,替這些早已逝去、有趣又深情、靈動又真性的明星,勾勒寥寥數筆……

      * 圖片來自網絡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