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離開阿格里真托的那天早上,陽光燦爛。

      下一站,特拉帕尼(Trapani)。
      從阿格里真托到特拉帕尼,應該是西西里自駕行程里風景最美的一段。
      LG最開始做的計劃里面并沒有特拉帕尼。相對于其它城市來說,這個地方比較沒有名氣。但如果不去位于西西里島最西端的這座城市,環島行就無從談起。

      進入西西里已經九天了,我們一路從切法盧,陶爾米納,埃特納,敘拉古,諾托,阿格里真托過來,從金碧輝煌的教堂,到白雪皚皚的火山;從夢幻般的海邊劇場,到敘拉古的風韻悠揚;從愛奧尼亞海上的日出,到土耳其臺階的夕陽;從四城的巴洛克狂歡,到漫漫山谷眾神的守望。。。

      每一天,我們都在享用著視覺盛宴,這時候加上一頓清淡小餐,可以讓我們的體力和精力有所調整。
      在特拉帕尼附近,有一座中世紀古城埃里切(Erice),這座小鎮在古希臘時期的名字是Eryx。
      阿佛洛狄忒(Aphrodite)是希臘神話中的愛神,我們更熟悉的是她在羅馬神話里面的另一個名字:維納斯。

      意大利著名畫家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曾經創作過一幅著名的油畫《阿芙洛狄忒的誕生》。畫中描述阿芙洛狄忒誕生于大海的泡沫中,她緩緩從貝殼里升起,與春神相伴的西風之神把阿芙洛狄忒吹向海岸邊,并由季節女神為她披上艷麗的斗篷。

      傳說特拉帕尼的外海正是愛神誕生之處。這位從浪花中誕生的女神,為了記住她登陸的地點,于是在海邊造了一座小山,這座小山的名字就是:Eryx.

      平時從特拉帕尼可以乘坐10分鐘的纜車到埃里切,但冬天因為風大,纜車關閉。我們在纜車站徘徊的時候,附近走過一個當地人,比劃著說,纜車不開,你們不是可以開車上去嘛。
      和納克索斯到陶爾米納的山路相比,通向埃里切的這段雖然也有驚險,但風景要美麗許多。
      半山腰的海風,已經吹的人幾乎站立不住,風中眺望特拉帕尼。
      在腓尼基和希臘殖民者到來之前,西西里最初的居民主要來自三個族群,從伊比利亞半島遷移過來的Sicani人,從愛琴海遷徙過來Elymians人,和來自亞平寧大陸的Liguria人。
      Elymians人在西西里建立了二座城市,一座是引起敘(拉古)雅(典)戰爭的塞杰斯塔(Segesta),另一座就是曾經的Eryx,如今的埃里切(Erice).
      在山下的時候還是陽光燦爛,到了山頂卻是大霧彌漫,兒子興奮的說,我們已經在云中了。
      這座歷史悠久的小鎮,名字曾經歷多次演變。

      在第一次布匿戰爭(First Punic War)中,這兒被迦太基人毀壞,公元831年被阿拉伯人占領以后,它被改名為 Cebel Hamid。1167年諾曼人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回此城,名字變為Monte San Giuliano,直到1934年小城才有了現在這個名字Erice.
      特拉帕尼門(Porta Trapani)是埃里切的主城門。
      走入小鎮,街上安靜地出奇。
      這位大媽,是我們在整個小鎮見到的唯一一位路人。
      店老板說,因為地處偏僻,運輸不便,這兒只供應意式大餅。
      吃完午飯,走出小店,眼前一片霧蒙蒙。
      斑駁的石板路,千年以來,不知走過多少行人。
      紅漆大門,看似陳舊,但波旁王朝風格的門釘卻透出一股富貴之氣,也許這是曾經的爵府?
      小巷里的霧氣氤氳開來,時間在這兒變得模糊起來。
      這兒的房舍,城廓,道路全都由石灰石砌成,走在寂靜的巷陌中,我們仿佛進入中世紀。
      埃里切的城墻,大部分都是諾曼時代修建的。
      曾經作為守望塔的費德里科三世塔(Torre di Re Federico)。
      這座108級臺階,28米高的鐘樓,建于13世紀的阿拉貢王朝費德里科三世時期。費德里科這個名字在西西里的歷史上非同凡響,在后面的某篇,我會聊聊它后面的那段風云變幻的歷史。
      鳥瞰沉睡中的埃里切小城。
      塔的旁邊是外表非常古樸的埃里切圣母教堂(Real Duomo)。這座教堂始建于公元4世紀君士坦丁大帝時期。1314年,費德里克三世下令改建這座教堂。前面的那座小門廊是1424年后加的。
      教堂雖然外表簡樸,但內部卻美輪美奐。
      哥特式建筑特有的尖肋拱頂,讓我不由得想起3年前去過的倫敦附近的巴斯大教堂(Bath Abbey)。
      教堂內保存著大量的藝術品。
      這尊圣約瑟夫牽著小耶穌的雕像,創作于17世紀。
      這幅圣母子圖(Madonna)作于1892年。天主教和新教的一個最大的區別在于,新教不尊圣母,而天主教對圣母尊崇有加。天主教認為,若不借著瑪利亞,沒有人可以接近基督。

      我發覺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如果圣像只有圣母,圣母就被稱為瑪麗亞(Mary),如果圣像里圣母抱著嬰兒耶穌,圣母就成了Madonna(瑪當娜)。
      主祭壇上這面精美的大理石群雕,是1513年的作品。
      16世紀的耶穌受難像。
      坐在空無一人的中殿,我們感受著那刻難得的寧靜。
      埃里切建在一個三角形的狹窄地界上,頗似呈三角形的西西里全島。
      這兒沒有西西里其它城市的奢華,但它有了它應該有的:棋盤似的卵石路面,狹窄彎曲的弄堂,習習撲面的海風,還有模糊了的時間感。
      走在這樣的小路上,發一會呆,嘆一聲息,打一會盹。。。我們可能對很多身外之物的追求都太過刻意,糾結之時,不如歸去。。。
      從埃里切一路開往特拉帕尼,云在上,海在下,我們行駛在云海之間。
      我們在特拉帕尼的民居,位于當地第一座基督教教堂--圣彼得教堂(Church of San Pietro)旁邊。
      這座教堂歷史悠久,歷經拜占庭,諾曼,阿拉貢,波旁等王朝,直到現在。
      特拉帕尼應該是西西里對司機最友好的城市。不僅進城容易,泊車也很方便。熱情的女房東早早就等候在停車場。
      房間非常整潔,最令我們意外的是,餐廳的桌上擺著三瓶西西里葡萄酒。這是主人送我們的禮物。可惜因為怕超重,我們只能辜負了她的一番美意。
      特拉帕尼三面環海,城市不大,主要街道只有2條。
      當初這兒只是定居于埃里切的Elymians人的一個出海口。最開始的希臘名Drépanon,是鐮刀的意思,因為這座城市的形狀如同一把鐮刀,插入地中海。
      二戰中特拉帕尼曾經遭遇盟軍猛烈的轟炸,戰后重建和,現在這兒已經看不到多少歷史建筑了。
      路遇一家中餐館,這是我們在西西里看到的第一家。
      建于1342年的薩騰洛廣場噴泉(Fountain of Piazza Saturno),是特拉帕尼第一座供水系統,水源來自埃里切。薩騰洛是傳說中特拉帕尼城市的創立者。
      圣納托里奧宮殿(Palazzo Senatorio),建于1672年,曾經是特拉帕尼的市政廳,屬于巴洛克風格的經典之作。
      圣洛倫佐教堂(Cattedrale di San Lorenzo),建于1421年。
      側殿供奉的就是死于死于3世紀古羅馬時期的San Lorenzo。
      看過太多令人驚嘆的教堂,這座教堂在我眼中并沒有什么奪人眼球之處
      倒是大門上的浮雕比較特別。
      倒是大門上的浮雕比較特別。
      特拉帕尼是西西里非常重要的港口,運營來往于撒丁島和亞平寧半島各大港口的輪渡。
      將來去撒丁島的時候,也許我們還會回到這兒吧。
      天色漸漸暗下來。旅行接近尾聲,大家心情開始有些低落。
      日暮鄉關何處是,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離開西班牙好幾年了,在特拉帕尼,我又一次嘗到了墨魚汁意面,其味道之甘美,沒有之一。。
      收拾心情,迎接此行最后的瘋狂。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