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讀《陶庵夢憶》,品味一個玩家的深情


      文|筠心

      有沒有一本書,初讀與重讀的感受全然不同?于我,就是張岱的《陶庵夢憶》。十年前,我是以“此乃一本講吃喝玩樂之書”的心情,匆匆閱過;而剛剛逝去的己亥年末,我一面被書中的繁華與蒼涼打動,一面對張岱,這個自稱“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的大玩家,有了嶄新的認識。他固然愛玩,卻并非玩世不恭;他大節不失,且常能于細微處見深情。


      張岱生于明萬歷二十五年(1597),跨越明亡清興,據說享高壽,一直活到康熙二十八年(1689)。可是,活得久,真的是好事嗎?有四十余年光陰,他沉浸于亡國之痛并故國之思中……而《陶庵夢憶》成書,正是基于他對往事的深深追懷。


      張家是紹興的望族,張岱的高祖、曾祖、祖父三代進士,百年間榮華富貴不衰。更有甚者,張岱的外曾祖朱賡于萬歷朝入閣為相,頗似李鴻章之于張愛玲。然而,朱家子弟奢迷玩物之風,亦蔓延至張家,此后簪纓之緒難繼。張岱盡管天資聰穎,卻在科舉考試中一再落第,最后只能做個賈寶玉般的富貴閑人。他有錢有閑,愛好廣泛,交友天下,遍游江南江北繁華之景,且手握一支“慧業文人”之妙筆,這令《陶庵夢憶》所展現的晚明社會人文景象,炫目如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


      而繁華成空后的蒼涼,亦星星點點地流露于五光十色中……陶庵是張岱的號,此書是他的午夜夢回,披衣起坐,睹空空四壁,而發的一聲長嘆……因此,他能無情乎?!

      • 1

      書中最名篇,莫過于《湖心亭看雪》,入了中學教材:霧淞沆碭,天與云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這可是大雪三日后,家家閉戶,人人擁衾,鳥聲人聲俱絕的冬夜,他,張岱獨往湖心亭看雪。還有比這更瘋狂的事嗎?


      答案是有,且不少。《龍山雪》中那個大雪深三尺許的夜晚,張岱攜家中一班聲伎登龍山:“萬山載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為敵寒威,他們又是大杯喝酒,又是大聲唱曲,喧騰至三鼓方回。


      再有《金山夜戲》,那是崇禎二年(1629)中秋后一天,張岱途經鎮江:“移舟過金山寺,已二鼓矣。經龍王堂,入大殿,皆漆靜。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殘雪。”萬籟俱寂的時刻,他想起了南宋抗金名將韓世忠守鎮江,率八千人阻止十萬金兵渡江,與金兀術激戰于黃天蕩,將其圍困長達四十八天…… 于是,他命仆人拿來戲具,將大殿點得燈火通明,鑼鼓喧天,轟轟烈烈地上演了一遍韓世忠大戰金兀術的故事,直至天光離去。被吵醒的眾僧,竟無一人敢上前,問一句君乃何方神圣?


      此時離明亡不過十五年,張岱的內心大約是希望,有一個如韓世忠般的人物出現,能阻止清兵南下的鐵蹄,所以他才會在金山寺的大殿,唱得忘乎所以,唱得酣暢淋漓,唱得讓人分不清是人,還是鬼!這是玩,也是家國情懷。

      • 2

      金山夜戲大約是一時興起,而《岣嶁山房》中椎佛之舉必出蓄意:“一日,緣溪走看佛像,口口罵楊髡。見一波斯坐龍象,蠻女四五獻花果,皆裸形,勒石志之,乃真伽像也。余椎落其首,并碎諸蠻女,置溺溲處以報之。”岣嶁山房在杭州靈隱韜光山下,張岱曾于此處閉門讀書七個月,黃昏則散步至冷泉亭、包園、飛來峰一帶。


      楊髡何許人?緣何張岱罵了還不解恨,不惜破壞文物,也要將其石像擊碎并污穢?原來楊髡即元初蒙古僧人楊璉真伽,此人曾總領江南佛教,大肆發掘南宋諸帝陵墓。所以,貌似頑童般幼稚之舉,內中實有一份真性情。


      那么,對于他所敬重的人呢?《沈梅岡》講的是嘉靖時的徽州推官、禮部給事中沈束,因為忤逆奸相嚴嵩,被投入大獄長達十八年。沈束在獄中讀書之余,勤于鉆研雕刻技藝,制成文具、匣子、壁鎖、扇子多件,工藝水準之高,雖能工巧匠,難望其項背。沈束去世后,其夫人請張岱的曾祖父寫墓志銘,以獄中之物作為見面禮。曾祖父給匣子寫的銘文是:“十九年,中郎節;十八年,給諫匣。節邪匣邪同一轍。”這是將敢于直諫的沈束,與被困匈奴的蘇武相提并論,認為他們的氣節同載史冊。


      最終,沈束的匣子與扇子傳到張岱手中,他說:“余珍藏之。”這便是張岱的愛憎分明。

      • 3

      而對于那些卑微下賤的社會底層人物,比如揚州茶館酒肆里“站關”的歪妓,在《二十四橋風月》中張岱如此描寫:“沉沉二漏,燈燭將燼,茶館黑魆無人聲。茶博士不好請出,惟作呵欠。而諸妓醵錢向茶博士買燭寸許,以待遲客;或發嬌聲,唱《劈破玉》等小詞;或自相謔浪嘻笑,故作熱鬧,以亂時候。然笑言啞啞聲中,漸帶凄楚。夜分不得不去,悄然摸黑如鬼。見老鴇,受餓受笞俱不可知矣。”


      如果他視歪妓為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卑賤之人,能寫出這樣的句子嗎?沒有調侃,沒有輕薄,有的只是同情與憐憫。一個理應高高在上的世家子,一個理應頤指氣使的風月客,卻能洞悉歪妓的悲慘命運,為她們精神及肉體的雙重痛楚書寫一筆,多么難得!


      至于名妓,他更是掩飾不住的贊美與欣賞,如《王月生》篇中:“月生寒淡如孤梅冷月,含冰傲霜,不喜與俗子交接;或時對面同坐起,若無睹者。”言外之意,頗以能與這位青樓女子往還為幸。


      除涉足勾欄瓦舍,張岱還一度熱衷斗雞。他曾于龍山下設斗雞社,每天邀一班親友賭斗,由于其雞技藝高超,因此他贏得了大量古董、書畫、文錦、川扇……最終令他放棄斗雞的原因,實在有趣,見《斗雞社》篇尾:“一日,余閱稗史,有言唐玄宗以酉年酉月生,好斗雞而亡其國。余亦酉年酉月生,遂止。”


      張岱是怕步唐玄宗的后塵,然而竟一念成讖。五十歲的那年,他終究亡了國。明朝的覆滅,是他人生的分水嶺,之前是享盡富貴,之后是歷經磨難。

      • 4

      酷愛戲曲的張岱,在《阮圓海戲》中盛贊阮圓海的編劇才華:“故所搬演,本本出色,腳腳出色,出出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阮圓海大有才華,恨居心勿靜……如就戲論,則亦鏃鏃能新,不落窠臼者也。”阮圓海即阮大鋮,雖善詩文詞曲,卻人品卑劣,先是依附魏忠賢,后降清。


      “居心勿靜”,大約是其降清的原因吧!那么,吃喝玩樂樣樣齊全,蜜罐里泡大,不曾吃過半點苦頭的張岱,照常理推斷,豈不更應該降清嗎?


      為了滿足口腹之欲,張岱極盡折騰之能事:他親自豢養奶牛,以便烹制新鮮美味的乳酪;他不辭辛勞,年年必親到樊江陳氏果園買橘,完了再用黃砂缸鋪上金城稻草或燥松毛貯藏,每十天換一次草,以保證橘子甘脆如新;他若吃蟹,必選“殼如盤大”、“膏膩堆積”,還得配上肥臘鴨、朱乳酪、及各類時鮮果蔬;他研發了“蘭雪茶”,他令“褉泉”名震天下;他對各地的特產了如指掌,《方物》篇中,他毫不掩飾曾經對美食的追求:“遠則歲致之,近則月致之、日致之。耽耽逐逐,日為口腹謀……”


      誰能想到,如此不肯安靜的他,居然拒絕臣服清廷。紹興淪陷后,張岱攜家人逃入山中。從此,他過上了與前半生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一貧如洗的窘困生活。


      他再也不是那個養尊處優的貴公子張岱,但他的靈魂,依舊富有:除了《陶庵夢憶》等數本散文集,他還修成了明史巨著《石匱書》。


      《陶庵夢憶》中的最名言,莫過于《祁止祥癖》篇首:“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有深情有真氣,不正是張岱他自己嗎?

      * 圖片來自網絡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