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我們在納克索斯的海邊住了2夜。

      第一晚睡覺前,大家說好,次日早起看日出,結果一覺醒來,艷陽高照。第二晚睡覺前,LG說,明天我們不出去吃早飯了,我來做吧,這樣就能早起了。
      早上6點我們起床。站在陽臺上往東看去,天空泛起紫紅色。
      LG早早架起相機。
      我喝著咖啡,靜靜地看著水天交接。
      千年古城納克索斯,一點點顯出輪廓。
      太陽慢慢冒出地平線。
      這些年看過無數次日出日落,從休倫湖到伊利湖,從大西洋到地中海。但是在西西里的這座小城的日出,卻是我最難忘的。
      半年前經歷了波黑的Lukemir之險,我對LG說,如果我們一直這樣肆意而為,會不會哪天死在路上?
      想起馬家輝寫的一本游記:《死在這兒也不錯》。。。
      我們每個人都恐懼死亡,但是如果讓我選擇,我寧愿不要醫院病房那慘淡的白墻,而把此景留著定格在大腦中的最后印象。。。
      告別納克索斯。
      進山了。
      在加油站舉頭望去,埃特拉火山近在眼前。
      2018年年底,LG答應兒子,帶他爬一次火山,那次準備去的是位于大西洋上的皮庫火山。可惜,上了皮庫島,卻被向導告知,因為天氣原因,登山行程取消。
      這次LG早早就開始做計劃,大家也一起祈禱,希望天公作美,老天大概也被我們的熱忱感動,離開納克索斯的那天,是我們在西西里天氣最好的一天。
      埃特納火山(Mount Etna)是西西里的最高峰,也是全歐洲最高的活火山,它高達3345米,占地面積 1190 平方公里。

      它是世界上爆發次數最多的火山。公元前475年,埃特納火山開始了已知的第一次爆發,其最猛烈的一次噴發發生在1669年,持續了4個月之久,從火山口噴射出來的熔巖流入附近的城市中,將2萬余人的生命定格在了那里。
      但慢慢地,埃特納似乎變得越來越溫柔了。和世界各地的火山相比,埃特納似乎"脾氣"出奇的好。因為它的爆發沒有那么驚天動地,一發不可收拾,于是當地的居民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好巨人"(Il Gigante Buono)。
      在陶爾米納仿佛遠在天邊的它,現在漸漸展現在我們眼前。
      從氣候溫暖的納克索斯來到埃特納的腳下,轉眼就是冰天雪地。
      停車場位于海拔1950米。
      從這兒登上纜車一路向上。
      纜車終點:海拔2500米。
      大概是遇到難得的好天氣,一個雪地攝制組也在整裝待發。
      走出纜車站,外面是一片白色的世界。極目遠眺,依稀可以看見眼前的陶爾米納和遠處的意大利海岸。
      兒子戀戀不忘,背上了心愛的無人機。
      埃特納火山管理部門非常重視游客的安全,冬天登山必須跟從向導。
      這一撥十幾個人中,只有兒子一個小孩,但他聆聽向導的介紹,卻最認真。
      2019年7月19號這座火山的爆發,導致西西里卡塔尼亞市的兩座機場臨時關閉。西西里人和埃特納相伴超過2000年,對它時不時地發點小脾氣,似乎也已經習以為常。向導告訴我們,四天前,埃特納才爆發了一次,所幸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噴流而出的巖漿只是淹沒了附近的一座小賣部。
      我問向導,如果現在火山突然爆發,我們能夠逃脫嗎?向導笑笑說,太近了。不過我們有衛星和地面站24小時監控,火山爆發會被提前探測到的。
      在向導帶領下,我們向火山錐出發。
      越接近山頂,風越大。
      埃特納,在我眼中只有藍(天),白(雪),黑(土)三種顏色。紛繁嘈雜的紅塵世界,此時顯得是如此的純凈。
      我第一次目睹冒著熱氣的雪山。山頂的火山口終年飄散著塵煙,因為溫度升高,火山口的積雪大半融化。
      冬天游客最高只能抵達海拔2900米處,再往上屬于禁足區,只有在夏天,在向導的帶領下,游客才能走近那些火熱的火山口。
      風太大了,風速下人的體感應該在零下15到零下20度。
      為了拍攝這段路程,LG特意落在隊伍后面。在轉彎處因為太關注取景,差點踩空,小驚一場。
      登上坡頂。特別佩服從坡的另一面迎面走來的這位孤獨前行的徒步者。兒子問,為何他沒有向導,可以一個人獨行?也許他本人就是向導?
      風的威力。雪山頂上的狂風把積雪吹成了堅冰。
      這些是火山爆發后形成的大大小小的火山錐。活躍的埃特納,幾千年的不停爆發,給整個地區留下了200多個火山錐。
      一年多前我們在亞速爾荒涼的皮庫島,也看過無數的火山錐。但居高臨下,這還是第一次。
      皮庫島的火山錐(攝于2018年)
      山頂風太大了,根本沒法放飛無人機。
      兒子不甘心,到了海拔2000米以下,風小了許多,無人機在藍天白雪的映襯下飛起來。這是兒子第一次在零度以下飛無人機。
      回首來時路。
      飛越火山錐。
      希望將來兒子再大一些的時候,我們重返埃特納,徒步走近火山口。
      下一站:錫拉庫薩。
      這些年在美篇上陸陸續續寫了90多篇游記,但純粹以風景為主題的并不多。埃特納這篇算是其中之一。

      西方有一個說法,All writing is travel writing(所有的寫作基本上都是旅行寫作),因為所有寫作都是關于過程,都是在過程中留下的點點滴滴,我在此,我見過,我告訴你。。。但是那一刻的真正內心體驗,只有寫者自己才知道。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