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邢岫煙:濃淡由他冰雪中


      文|筠心

      如同香菱,邢岫煙又是一位以正冊之質,屈居副冊的紅樓女子。雖然她出場很晚,并且極不顯眼。


      第四十九回大觀園突然熱鬧非凡——來了“水蔥兒”似嬌嫩的四位姑娘,一是寶釵的堂妹薛寶琴,再有李紈的倆堂妹李紋、李綺,以及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煙。值得注意的是,別人不過借著進京,順便走親訪友;唯獨岫煙,因為家境貧寒,是跟著父母,專登前來投靠邢夫人。說得難聽些,她與劉姥姥是一路的,皆是來賈府打秋風。照常理推算,她的氣勢恐怕要矮人一截。


      再比容貌,岫煙完輸于擁有絕色之姿的寶琴。舉一向疼愛漂亮女孩兒的賈母為例,她一見到寶琴,歡喜非常,立馬就認作干孫女,晚上還一處安寢,給予寶、黛、湘才有的待遇;而對岫煙呢,她只和邢夫人客套一句:“你侄女兒也不必家去了,園里住幾天,矌矌再家去。”雖不至于天淵之別,但冷暖立現。那么,同為妙齡少女的岫煙,是否因此吃味失落呢?


      黯淡無光倒也罷了,偏曹公仍不肯罷休,特特為為要將岫煙的窮,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個大曝光。并不常描寫人物穿戴的他,卻在大雪天,以一件斗篷為引子,將眾人掃描了一遍:寶琴穿賈母所賜的翠羽斗篷,黛玉白狐皮斗篷,寶釵蓮青斗紋錦斗篷,李紈的是青哆啰呢,其余姐妹不是大紅猩猩氈,就是羽毛緞斗篷,只有岫煙仍是家常舊衣裳,并無有遮雪之衣。


      岫煙在雪地里凍得拱肩縮背的可憐模樣,連平兒都看不下去,未等鳳姐發話,便私自送她一件大紅半舊羽紗斗篷。這自然是一番好心。可是當平兒丟了鐲子,首先疑心跟著岫煙的人,因為邢家窮,她們沒見過世面。這并沒有完,細心的探春見岫煙沒有妝飾,就送她一個碧玉佩;而體貼的寶釵更是暗中常常接濟,甚至悄悄幫她贖回當掉的棉衣服。曹公總是一邊描述著眾人的善意,一邊反復點明岫煙的貧窮。


      即便對劉姥姥,他都未曾如此不依不饒地“窮”追不舍!聯想到呆香菱、敏探春、慧紫鵑、勇晴雯,難不成曹公暗地里,把無正傳、不上回目的邢岫煙,貼上了“窮”字標簽?非也!岫煙所有的窮,只為烘托她的仙,正是此質,令她在紅樓女子中脫穎而出,并顯得稀缺珍貴。

      黛玉本是絳珠仙子,卻也不過以俗物命名;岫煙兩字何意?山巒之云霧繚繞,那豈不是飄逸出塵者所居!因此,岫煙甫出場,曹公即昭告:莫小瞧了她,此女子的仙氣比黛玉有過之而無不及。


      事實正如此。雖然她沒有寶琴那金翠輝煌的野鴨子毛斗篷,也無黛玉之掐金挖云紅香羊皮小靴,更別提如湘云般蜂腰猿背、鶴勢螂形,出人意表的俏麗打扮。她,只是荊釵布裙,甚至都不足以御寒,可她就是來了,落落大方地來參加大觀園里千金小姐們的詩社。所有的可憐與同情,那是別人眼里的;岫煙她自己,隨遇而安,從容淡定。


      蘆雪廣爭聯即景詩,輪到她時,大大方方:“凍浦不聞潮。易掛疏枝柳”;見湘云忙著喝茶,她當仁不讓:“空山泣老鸮。階墀隨上下”。并無一絲一毫寒門小戶女子的自慚形穢,或是忸怩怯場,且所聯之句隱隱透著“水流心不競,云在意俱遲”的閑適與淡然。后寶玉聯詩落第被罰,自攏翠庵妙玉處乞來紅梅,岫煙依命所作的詠紅梅花得紅字詩,則更見心跡:


      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喜笑東風。

      魂飛庾嶺春難辨,霞隔羅浮夢未通。

      綠萼添妝融寶炬,縞仙扶醉跨殘紅。

      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那沖寒怒放、色不尋常、濃淡由他的梅花仙子,不正是岫煙嗎?一個靈魂有仙氣的女子,怎能讓人不心生愛憐!


      第一個慧眼識珠的就是鳳姐。因為素來與婆婆邢夫人不對付,最初鳳姐為撇清干系,不擔責,便將岫煙安排與迎春同住,雖照姑娘們的月例發給她,但也只是公事公辦。可是,不久鳳姐發現:“岫煙的心性行為竟不像邢夫人并他父母一樣,卻是個極溫厚可疼的人。”從此,鳳姐是打心底里憐惜她家貧命苦,比別的姊妹更多疼一些。那平兒也是看出鳳姐的心思,才敢先斬后奏送斗篷。


      跟著,就是老于世故的薛姨媽。她看中岫煙端雅穩重,竟萌生娶來當兒媳婦之念。要知道薛家可是皇商,利字當頭的買賣人,薛姨媽不介意對方家道艱難,這已是意外!更有甚者,她居然擔心薛蟠行止浮奢,會糟蹋岫煙。最終,她決定讓侄子薛蝌與岫煙配成一對。薛蝌是何種模樣?寶玉的原話:“倒似寶姐姐同胞一樣似的。”能令老道的薛姨媽思前想后,終究舍不得肥水流他人田的女子,她會是尋常的嗎?

      在賈府,岫煙幾乎人見人愛:她是黛玉屋里的常客;寶釵贊她知書達禮,為人雅重;湘云愿意替她出頭……照理說,外人尚且如此,何況至親?可是,事實恰恰相反:“別人之父母皆是年高有德之人,獨他父母偏是酒糟透之人,于女兒分中平常,邢夫人也不過是臉面之情,亦非真心疼愛。”


      這不,鳳姐給的二兩銀子月錢,尚不足以應付閨閣家常開支,邢夫人偏又讓人帶話,叫她省出一兩幫補父母。她固然一身仙氣,安貧樂道,但畢竟是血肉之軀,無奈只得忍凍悄悄把棉衣服當了。


      如此不堪的根基,岫煙何以能出淤泥而不染呢?


      第六十三回寶玉過生日,妙玉送來賀帖,這讓他又驚又喜。因為他深知妙玉為人孤高,不合時宜,萬人不看在眼里,而自己居然能收到她的賀帖,真是榮幸之至。不過,寫回帖時,看著粉箋上:檻外人妙玉恭肅遙叩芳辰,寶玉犯了難,他該如何自稱,方能匹配不失禮呢?他正打算去請教黛玉,半路恰逢前去找妙玉說話的岫煙。原來邢家當年在蟠香寺租住,岫煙與寺中修煉的妙玉有十年師生之誼。


      寶玉這才恍然大悟:“怪道姐姐舉止言談,超然如野鶴閑云。原來有本而來。”岫煙的本就是妙玉!可那妙玉,是連黛玉都被她批為“大俗人”,她如何肯教岫煙十年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岫煙之質可知。


      很顯然,岫煙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看她批評老師:“他這脾氣竟不能改,竟是生成這等放誕詭僻了。從來沒見拜帖上下別號的,這可是俗話說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的,成個什么道理。”毫不留情,卻又一針見血!


      岫煙確實仙氣飄飄,但在人情世故的處理上,她又是那么得體妥當。探春給碧玉佩,盡管她內心并不在乎,但還是佩上,不辜負人家的好意;可當寶釵說碧玉佩是“富貴閑妝”,一會兒讓摘,一會兒讓佩,她都乖巧應允,不讓人家下不了臺。


      這樣一個有溫度、可親可愛的梅花仙子,合該有一個美好的歸宿,不是嗎?雖然,早在第五回寶玉夢游太虛幻境,借著警幻仙子介紹茶名酒名,曹公已道出《紅樓夢》的結局: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誰也逃不掉啊……


      第五十七回寶釵見岫煙穿得單薄,關心詢問,得知原由后,讓其把當票子拿來……這回故事的收尾,脂硯齋有如下批語:“寫寶釵、岫煙相敘一段,真有英雄失路之悲,真有知己相逢之樂。時方午夜,燈影幢幢,讀書至此,掩卷出戶,見星月依稀,寒風微起,默立階除良久。”聯系曹公所說:“岫煙心中先取中寶釵,然后方取薛蝌。”寶釵與岫煙,真知己也。兩百多年后的今天,時值己亥年末,重溫此回、此條批語,我亦掩卷……依舊是那個涼薄的世界,所幸還有溫暖的你。


      * 圖片來自網絡,系呼蔥覓蒜紅樓夢人物插畫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