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今年暑假,媽第一次來荷蘭探親,感嘆此地的夏天仿佛江南的初秋,她辛苦馱來的連衣裙,竟無用武之地。我說,不,這就是荷蘭的夏天,如果你能安心住到十月,滿地的板栗,滾得到處都是,怎么撿也撿不完時,才是秋!媽的表情有些許向往:“真有那么多啊?荷蘭人不吃啊?那我就幫你去撿!”可是,她終究食言了。因為牽掛爸,匆匆地住了不夠兩月,未等到秋來,媽就回國了。


      意外的是,這個秋天連日多雨,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板栗,成堆成堆地霉爛在地。大自然的饋贈,就這樣,又得再等一年。少了往年燈下剝食板栗的香甜,窗外黑黑的夜,呼呼的風,像極了冬天。板栗之于我,就是荷蘭的秋天,俗人俗想如是焉。


      而千年前,日本平安中期,有個叫清少納言的女子,她筆下的秋天卻婉麗多情:“秋則黃昏。夕日照耀,近映山際,烏鴉返巢,三只、四只、兩只地飛過,平添感傷。又有時見雁影小小,列隊飛過遠空,尤饒風情。而況,日入以后,尚有風聲蟲鳴。”雖曰隨筆,意境之美堪比宋詞。


      夕日、烏鴉、雁影、風聲蟲鳴,令人想起南宋詞人吳文英的幾首秋詞。比之北宋詞壇名家,諸如晏殊、歐陽修、蘇軾等顯赫身份,四明人吳文英可算卑微低下。他沒有科舉功名,一生幕從達官顯貴,為他人做嫁;他見識不廣,足跡不出江浙,驚世才華唯寄情于詞曲;更不幸的是,他的詞作長期遭人貶低——鏤金刻彩、晦澀難懂,同時代的詞人張炎甚至以“如七寶樓臺,眩人眼目,拆碎下來,不成片段”譏諷。


      直至近代,吳文英才得以正名。朱祖謀編《宋詞三百首》,收其詞二十五首,數量之多列眾人之冠;而經由“詞學宗師”夏承燾考證,在宋史沒有傳記的吳文英,他的生平事跡方星星點點為世人所曉。吳文英,一末世微民,原來不僅僅羈旅之愁、男女之情,竟是連家國之憂,他都不乏的。

      南宋詞人受周邦彥影響,慣于以思索安排為詞,因此往往勾勒研煉有余,感發秾摯不足。而吳文英的詞卻兩者得兼,他的慢詞致密而沉著,猶如一盛裝亮相的麗人,珠翠也,華服也,再辨其質——國色也:


      煙波桃葉西陵路,十年斷魂潮尾。古柳重攀,輕鷗聚別,陳跡危亭獨倚。涼飔乍起,渺煙磧飛帆,暮山橫翠。但有江花,共臨秋鏡照憔悴。 華堂燭暗送客,眼波回盼處,芳艷流水。素骨凝冰,柔蔥蘸雪,猶憶分瓜深意。清尊未洗,夢不濕行云,漫沾殘淚。可惜秋宵,亂蛩疏雨里。——《齊天樂》


      這是一首秋詞,也是一首悼亡詞,所追念者,杭州亡妾。上片寫故地重游,西陵路、桃葉渡,當年正是在錢塘江邊與她分別。如今古柳仍在,佳人卻杳。登亭遠眺,暮靄中一片渺茫的秋色,與人共憔悴。下片寫亡妾之美,眼波、素骨、柔蔥,歷歷在目……相思難忘唯借酒,神女卻不再入夢。漫漫秋夜,我只能在沾滿淚痕的枕上,聽著滴瀝的雨聲和著蟋蟀的哀鳴。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評此詞:“一片感喟,情深語至。”據推斷,吳文英詞中的懷人之作,涉及兩段感情經歷。一死別,與杭州亡妾;一生離,與蘇州愛姬,比如“惆悵雙鴛不到,幽階一夜苔生”,是怎樣的癡情守望,令石階一宿間竟愁滿青苔?荒涼若此的,究竟是石階,抑或人心?細想去,這真是動人!

      與所愛女子,生離死別的傷心,吳文英細細品味了;面對南宋,殘山剩水的悲哀,他又怎能不感慨:


      渺空煙四遠,是何年、青天墜長星?幻蒼崖云樹,名娃金屋,殘霸宮城。箭徑酸風射眼,膩水染花腥。時靸雙鴛響,廊葉秋聲。 宮里吳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獨釣醒醒。問蒼波無語,華發奈山青。水涵空、闌干高處,送亂鴉、斜日落漁汀。連呼酒,上琴臺去,秋與云平。——《八聲甘州?靈巖陪庾幕諸公游》


      這是吳文英在蘇州做倉臺幕僚,與一班幕友同游靈巖山,所作的懷古之詞。靈巖山留有不少吳王夫差的遺跡,比如西施住過的館娃宮,走過的響屟廊。因此,不待細讀,夫差與西施,勾踐與范蠡,一段興亡故事已入腦海。起首問:“是何年、青天墜長星?”一問概括遠古至今,儼然天問,媲美于張若虛的“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然而,更妙的是,緊跟一“幻”字。是啊,春秋霸主的種種,輝煌與失敗,仿佛一場夢幻。亙古不變的,是那長廊畔,風掃落葉,發出的沙沙秋聲。


      如此氣象,豈能算小?雖然,這真是一篇經意之作,吳越爭霸外,還暗藏不少典故。“酸風射眼”出自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說的是曹魏代漢,當年漢武帝所設,承接露水的銅人被移走,銅人不舍故國而淚下;“膩水染花腥”來自杜牧《阿房宮賦》:“渭水漲膩,棄脂水也。”講述秦朝因奢華而速亡。皆是眼前秋景結合歷史興亡,彌合之力可謂天衣無縫。


      吳文英的時代,北宋已滅亡幾十年,他所痛慨的,想必是南宋的半壁江山,又將岌岌可危!這真不是危言聳聽,吳文英去世后,不過十數年,南宋滅亡。因此,他是看著國家一步一步走向危亡。


      像范蠡這樣,清醒有智謀,能扶大廈之將傾的“五湖倦客”,如今安在?可是,蒼波默默無語。懷奇才而不遇,身卑微而憂國,鬢發花白的他,只能無可奈何地憑欄眺望。“送亂鴉、斜日落漁汀”,這是秋日黃昏的實景,也是南宋王朝日落西山的寫照。


      而收尾處“連呼酒,上琴臺去,秋與云平”,消極中有奮起,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可見,周濟評吳文英詞:“騰天潛淵”,并不虛言。高遠與幽深間,他果然能轉換自如。至于家國情懷,雖不及辛稼軒、陸放翁深切,但貌似晦澀的字面,內中實藏有一份真慨。

      吳文英還有一些清新暢快的小令,其中一首秋日思歸之作膾炙人口,連挑剔的張炎都贊疏快,不質實: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縱芭蕉不雨也颼颼。都道晚涼天氣好,有明月,怕登樓。 年事夢中休,花空煙水流。燕辭歸、客尚淹留。垂柳不縈裙帶住,漫長是、系行舟。——《唐多令》


      這類令詞一目了然,原不必多費唇舌。然而,有幾處別致,不妨一述。開篇一問一答說離愁,拆字法將“愁”一剖為二:“心”上“秋”,有民歌風味,詼諧雙關。時值秋天,天涯羈旅、孤寂蕭涼、懷人不寐,又或“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種種離人心境之悲凄,請君細品!“縱芭蕉不雨也颼颼”則有言外之意,何況雨乎?明月與歸燕,秋詞中常有物象,反襯思歸,不算稀奇。倒是收尾對垂柳的埋怨:你只一味地將我歸家的船兒系住,卻挽留不住我的心上人!頗新穎有趣。


      《四庫全書提要》云:“詞家之有文英,如詩家之有李商隱也。”或指兩人皆精于煉字造句,卻又運典隱僻,令人難探端倪。然而,若得有心人細加吟繹,其中情韻真回味無窮……


      其實,宋詞的含蓄之美,亦是我華夏民族之特性。那日,送媽去史基浦機場,入閘處恰巧也有一對母女依依惜別,只不過是金發碧眼。她們擁抱、親吻、彼此大聲地說著“我愛你”,與邊上的我們,猶如冰火之別。目送媽離去,她一次也不曾回頭,但我知她在流淚。我想挽留,卻不能,因為在遙遠的東方,年邁拄拐、步履蹣跚的老父正翹首企盼……彼時八月底,我的心上卻飄滿落葉。

      文|筠心
      圖|網絡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