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各族人民滿懷深情,以歌為禮,致敬祖國!


      一首《我和我的祖國》唱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


      這首歌的詞作者張藜、曲作者秦詠誠也火起來,引起了廣泛關注,他們的個人經歷、創作背景、錄制軼事刷暴朋友圈。


      左起:張藜和秦詠誠老師


      盡管25歲就被打成右派,下放勞動21年,歷經磨難,但是對祖國不離不棄,張藜老師一顆赤子之心,始終堅持信念和追求,使人肅然起敬。


      懷揣曲譜半年之久,深入生活、用心寫歌,直至參加張家界詞會,被祖國壯麗山河所感染,厚積薄發,寫出細膩、真摯的傳世之作。張藜老師嚴謹的創作態度,令人深受感動。


      旋律優美的曲譜、真摯樸實的歌詞、既有抒情又有激情的演唱精妙結合,點燃了全國人民的愛國熱情,《我和我的祖國》成為最紅火的歌,人民紛紛以歌為禮,致敬祖國。


      《我和我的祖國》原唱 李谷一


      突然想起,這首歌的詞曲作者張藜、秦詠誠兩位老師和我們連家兄弟有緣。


      應該是1987年吧,空政組織軍內外詞曲作家到駐疆空軍部隊采風,成員有羊鳴、田歌、張士燮、鐘立民、張藜、凱傳、楚興元、陳永莉等,個個都是當年頂尖的作曲家和詞家。


      采風團上高原、穿戈壁,走遍天山南此,走訪、慰問了駐疆空軍的飛行、二炮、雷達、技勤、工程兵部隊,最后一站是空軍烏魯木齊汽車修理廠,我參與接待了他們,有幸見到了張藜老師。


      采風團成員在部隊合影。

      前排左2:張藜,筆者在他的右側。


      政治處干事師建平跑遍市區,找到了《紅梅贊》、《我愛祖國的藍天》、《火箭兵的夢》、《邊疆處處賽江南》、《草原之夜》、《鼓浪嶼之波》、《妹妹找歌淚花流》等唱片,張藜一行在他們自已創作的歌聲中來到修理廠,受到官兵們的熱烈歡迎。


      采風團召開座談會,廠長張萬全介紹了修理廠的基本情況。


      筆者和張萬全、田歌、張士燮 (左1—左3)合影時,張藜穿著便服,雙手插在口袋,在歡迎采風團的黑板報旁踱步。


      會后,采風團一行走進車間、工房和宿舍,了解官兵的工作、生活情況。圖為鐘立民、張士燮、楚興元與戰士交流


      “肩負著帶翼的紅星,我們是空軍汽車修理兵……” 鐘立民老師連夜創作《空軍汽車修理兵之歌》,第二天又到部隊教唱。


      當時,《我和我的祖國》已在全國唱響,但更為流行的是《鼓浪嶼之波》。交談中,張老師知道我是恵安人后,他說,到福建采風時,上過鼓浪嶼,去過崇武古城,見過恵安女,站在古城燈塔下那東海、南海分界線旁的海礁上,眺望過大海、聽過那浪花拍打礁石的聲音……我想,歌詞中那句“我的祖國和我,像大海和浪花一朵”的創作靈感,也許來自崇武海邊。


      恵安女崇武古城快閃,唱響《我和我的祖國》


      交談中,得知我是連亞云的胞弟,張藜和鐘立平非常高興。鐘老師當時是《歌曲》雜志主編,和戴于吾老師既是同事又是鄰居。他對大哥在雜志上發表的《讀詞偶得》和創作的歌曲印像很深,座談會后,邀我合影。


      當年遠在貴州174地質勘探隊當隊長的大哥連亞云,也是詞壇圈中人,他的作品多次獲得省部級大獎,有的作品還被列入中央廣播電臺“每周一歌”欄目。著名音樂家施光南為他的《烏江,高原的母親江》譜曲、男中音歌唱家劉秉義演唱過他的《勘探者的路》、女高音歌唱家鄧桂萍演唱過他的《松籽的夢》、歌唱家靳玉竹、姜家鏘也演唱過他作詞的歌曲。


      大哥的許多作品是著名作曲家戴于吾譜曲,秦詠誠也為他的歌詞譜過曲。


      大哥、嫂子(前排)和三個弟弟


      大哥回憶:上世紀80年代初,一次偶然的機緣使我與著名的作曲家秦詠誠有一些書信來往,他為我的兩首歌詞譜了曲。其中,《祖國愛我 我愛祖國》發表于《音樂生活》1982年第一期。(見下圖)


      獨唱曲《你可記得家鄉的小河》發表于《苗嶺歌聲》1983年第9期。


      下圖為秦老師的手跡復寫件


      歌為心聲,在《祖國愛我 我愛祖國》的歌詞中,大哥把“我”比喻成“百合、白鴿”,把祖國比喻成“陽光、乳汁”,字里行間,流露的是對母親的依戀之情,表達的是對祖國的拳拳之心。


      祖國華誕,恵安縣城五星紅旗與七色彩虹交相輝映


      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的命運,都和祖國的命運息息相關、緊緊相連。


      記得小時候,那時中國人民剛剛站起來,國家窮,我們家也窮。一家六、七口人寄居在打鐵巷外婆家那間不足20平方,又破又舊的小屋里。父母愁吃愁穿又愁睡,每到年關和開學季,母親總要四處借錢,為我們兄弟添件新衣、繳交學費。一到晚上,哥哥姐姐都要四處“打游擊”,到親戚鄰居家借宿。遇到臺風天,屋外大雨滂沱,屋內小雨霏霏,那盞昏暗的煤油燈,陪伴我們熬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雨露滋潤禾苗壯”——和舅舅家的孩子合影


      最難忘的是小弟出生不久,母親實在太難了,狠狠心,要賣掉小弟,以度時艱。從山腰來的買家來到那間小屋,要把小弟領走,一家人哭成一團。最后一刻,還是父親咬咬牙,表示再苦再難也要一家團圓。長大后才知道,父親就是在五、六歲時,從輞川被賣到縣城。母親在世時,只要提起那間小屋,就會淚流滿臉。


      “托毛主席的福”——我們家的第一張全家福


      托毛主席的福,1964年,剛滿16歲的大哥走出那間小屋,赴京求學。上大學的費用全靠國家的助學金。隨著姐姐招工到兵工廠、我和三弟應征入伍、小弟上山下鄉后再上大學,我們一家走出了那間小屋,趕上了全國人民富起來的步伐。


      小孫女芊芊也舉起了五星紅旗



      “詩言志,歌永言”,真希望大哥在各族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祖國真正強起來的征程中,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感謝張藜,感謝秦詠誠,為我們創作了《我和我的祖國》這一傳世之作,唱出了億萬中國人民“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的心聲!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