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步入21世紀,攝影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革。它早已經不再是專家的專利,而是大眾隨身攜帶的工具。而促使這樣一個變革的主要因素,除了攝影技術的發展和普及之外,社交媒體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我們身處一個信息時代。根據2019年初的統計,全世界67%的人口有手機,57%的人口使用互聯網,45%的人口是社交媒體的常客。還不用微信?恐怕你已經與現代社會擦肩而過了。這一講我們就來探討社交媒體對攝影的影響:

      1. 人人都是作者


      社交媒體最強大的功能是信息的發布,它打造了一條作者與讀者之間的直接通道,越過編輯、出版社這些傳統媒體的“看門人”,讓人人皆可發聲,讓出版的費用幾乎降低為零。于是我們的作品(文字的或者是影像的)幾乎可以不受限制地迅速傳播到世界的每個角落,這在人類歷史上還是首次。無論一張攝影作品的題材和水準如何,社交媒體保證了它或多或少會有一定的讀者、受到一定的贊賞,這從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今天的攝影熱。我們身處一個人類社會里,每一個人都有交流的欲望和獲得肯定的滿足,社交媒體恰恰就是這樣一個理想的平臺。這是人之本性,也是攝影的樂趣,是時代給我們的饋贈,去充分利用沒有什么不妥。

      每一個成功的攝影師都需要社會的肯定,然而這樣的肯定在社交媒體普及的年代往往又過于廉價,輕易到讓任何圖片都可以得到贊賞,更讓大師的稱號幾乎和美女的稱號來得一樣容易。不信你在任何一個攝影群里數一數,看一天會出現多少大師?全世界的攝影大師恐怕絕大多數來自華人社會,太多了便成了自欺欺人的國際笑話。為什么我們不能稱自己為攝影師呢?我們本來不就是攝影師嗎?


      在人人都成為作家的同時,人人又都變成了商品。我們發布的信息是社交媒體收集信息的副產品;我們攝影作品的藝術價值已經變成次要,它成了吸引顧客的廣告,去銷售作品之外的商品。


      2. 聳人聽聞的偏激


      人人都可以是信息的來源。幾十億人都在發布信息,于是信息就變成了白噪音。如何讓我們的信息從噪音里脫穎而出被人聽見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加大音量。如果所有人都加大了音量又等于白噪音的強度增加了,所以我們又要加更大的音量。于是越偏激,越聳人聽聞的信息就越廣泛流傳;謊言比真理的點擊率更高。攝影師當然就成了不懂攝影的代名詞,起碼要稱攝影大師,最好叫大神;器材也一定是神器,不用神器何為大神?全國之最早已無人問津,一定是全球之最,甚至是宇宙之最。我常常納悶,宇宙之大,我們如何知道外星人的攝影是何狀況,Photoshop發布到了第幾版。人都標榜成了神,還是真的神嗎?


      其實偏激并不是攝影界的特性,而是社會現象的反射。比如十年前美國社會的主流是中間派,今天兩黨分化愈演愈烈,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不能不說社交媒體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不僅美國,整個西方社會的政治傾向近年來都普遍趨于兩極分化。

      不僅我們的言辭變得聳人聽聞,我們作品的風格也深受其害:高反差、高飽和度、構圖夸張、大面積暗區、絕色佳人、貧困與滄桑充斥著我們的版面,似乎只有這樣的形式才能讓作品從尋常視覺的海洋中脫穎而出。


      3. 求同意識

      等到偏激成了家常便飯,又讓人無所適從,我們不得不在極端之間尋求自己的舒適區:于是不斷參加或退出大量的社交群體,直到自我感覺得到滿足為止;與此同時,我們的社交團體也在不斷排斥不合群的個人,使得團體更加一致。過不了多久,我們的群體里發布的是同樣的作品,贊賞的是同樣的風格,直到我們的自我感覺鈍化到覺得只有這樣的攝影才叫攝影,因為在這個自我的回音室里一切都是整齊劃一,已經搞不清楚贊賞是來自別人,還是孤芳自賞的回音。于是全世界也就剩下那么幾個能出大片的景點,掃街、人像、野生動物也都只剩幾種特定的形式,后期當然也一定要做到同樣地光鮮,除此以外便根本不能算攝影了。


      當然少不了器材,在商業化的洪荒中不用神器那來神片?最近有朋友向我訴苦:“我身邊的朋友都告訴我,我的索尼A7RII太落伍,要出大片必須趕緊進新發布的A7RIV”。我回答說:如果A7RIV能夠讓你的攝影更上一層樓的話,你已經是大神了,跑來問我這個小巫干什么?

      不僅僅我們的社交團體整齊劃一,更糟糕的是我們社交網站海量的內容已經不可能像早期的媒體一樣按照信息發布的順序來顯示,給所有人同等的表現機會,而是按我們各人的點擊習慣用算法來自動判斷和推薦適合讀者興趣的內容和商品,讓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個符合自己意志的巨大回音室。結果是自己喜歡的內容充斥著整個版面,使自己不斷地點擊同一類內容,而這些點擊又促使算法因此而推送更多的同樣內容。如此循環往復,不久我們便生存在一個自己創造的虛幻的安全區里孤芳自賞。


      于是我們又產生一種可能為群體所拋棄的莫名恐懼之感,奮不顧身地帶著與大師們一樣的神器,向所有人都去的熱點撲去。求同是我們東方民族的傳統,社交媒體卻又讓它登峰造極。其實我們所經歷的往往是一種整齊劃一的偏激。如果有一天從這個虛幻的世界走出去,我們反而會覺得別人都是那么格格不入。這到底是別人的偏激還是自己的偏激?難怪微信群里今天都充斥著憤青,在安全而虛幻世界里指點江山,激昂文字。


      4. 深度持久的思考


      于是我們在極度的昂奮狀態中又回到自己熟悉的社交團體去尋求認同。豈不知一眨眼功夫樓已經蓋了幾百層,除非自己有閑工夫一天爬上幾千層樓,了解的必定是只言片語。微信群是發布信息的好地方,能讓自己的作品和消息迅速地被別人發覺。但它不是交流的好方式,也不是學習攝影的好場所:在我們樂不思蜀的同時,所得到的往往是對皮毛的短暫認同,而不是思想的深度交流。

      社交媒體讓信息迅速傳播,讓讀者立刻產生情緒化的反應,但也讓信息的內容迅速被忘記。我們由此而獲取的知識往往雜亂而缺乏深度,我們發表的作品更注重于短暫的視覺感受,我們對攝影的認識也變得簡單化。攝影的理念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我常常告誡身邊的初學者不要把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泡微信里,而是去看一個完整的藝術展、讀一本完整的書、聽一堂完整的講座、選一門完整的課,然后去獨立完成一件完整的作品 – 從經歷、觀察、發現,到拍攝、后期、發布。


      5. 人文意識


      在整齊劃一的偏激中,我們的攝影作品變得更加風格單一、題材單一、技術單一,我們不再追求對社會的深刻體驗,很少長年累月地、系統性地去深入生活、記錄一個題材,而是熱衷于表面的、純視覺的震撼,因為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能被快捷地制作出來、快捷地為社交群體接受。我們的攝影作品對于讀者來說成了一個電子游戲 – 隔著玻璃的生動美麗,卻感覺不到痛癢。這樣的表面形式卻往往又是曇花一現,一張所謂的大片在幾個小時中蜂擁而來的大拇指后便在美麗的海洋之中成了花布上的一朵小花,很快被人忘卻。

      攝影為人文而生,只能為人文而生存。可是我們今天離攝影近了,離人卻更遠了。生活就像盧浮宮里的蒙娜麗莎,今天我們來到她面前可能花更多的時間在拍照,而很少去體驗。這使得社交媒體時代里的攝影界更難產生劃時代的大師,而真正流芳百世的作品恐怕更可能出自于今天不見經傳的攝影者之手,因為這些“小人物”反而離自然最近、離生活最近、離人最近、也離千載難逢的事件最近。攝影器材的便利和技術門檻的迅速降低,又使他們更有能力完成一件歷史性的作品。


      人文意識并不是說攝影的題材一定是人。我常常說作品里可以沒有人,但不能沒有人的故事。攝影相比于其他藝術形態的獨特性在于它作為記錄手段的便利性與真實性。可是我們今天卻本末倒置,忘記去參與真實的事件,關心真實的人,記錄真實的場景,這樣的攝影有何意義呢?我們的攝影師要少關注一點影像的形態,多關注一點被攝的世界,僅僅以視覺滿足為目的的攝影不可能是好攝影。


      讀到這里一定有人覺得我是社交媒體的極端反對者,其實不然。社交媒體是我們時代的傳播方式,是我們無法回避的現實。但是它首先是一個為商品而建立的平臺,其次才是我們的工具 – 前提是我們把它放在應有的位置,學會去駕馭它,而不是被它牽著鼻子走,反而成為它的工具。




      《攝影范談》目錄:
       《攝影范談》專欄目錄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風光攝影師。作品在國際攝影界屢獲殊榮, 頻繁發表在國內外出版物,在多個國際展覽中展出,并被多家圖片社收藏。他同時又是國際頂級在線攝影藝術畫廊1x.com的策展人,美國攝影學會(PSA) PID 副主席,以及世界頂尖攝影創作團隊 - 四光圈創始人之一。他的全部攝影作品收集在其個人網站:
       John Fan Photography

      范朝亮著作:

      《攝影范談集 - 三周改變你的攝影觀》于2019年出版。

      《理性的靈動 - 大自然的攝影語言》于2017年元旦出版,入選2017年1月百道好書榜。第二版于2019年出版。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