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負重,誰為他的明天買單?(原創)

      2018.01.16 閱讀 681

        那是剛到X單位不久的一個冬日的清晨,天空緩緩地飄落著雪花,我坐在去單位的公交車上,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思緒隨著雪花飄揚。


        車在一個公交站點慢慢地停了下來,候車的人陸續上了車,有的人跺著腳上的雪,有的人狠狠地拍打著衣服上的雪花,嘴里還氣呼呼地嘟囔著:“什么鬼天氣,說下就下,這一大清早的,弄得人什么心情都沒了!”
        就在車門緩緩地關上的那一刻,一個男孩子沖了上來,他用身子倚住了其中的一扇門,雙手用力推著另外一扇門,在他的后面踉踉蹌蹌地跑上來一位氣喘吁吁的老人。老人的年齡很大,瘦肖的身體,戴著一頂破舊的帽子,憔悴而疲憊的面容。“把好了,站穩。”司機善意地提醒乘客。車慢慢地起動了,那個孩子開始用雙手分撥著擁擠的人群,橫沖直撞地往車后擠,每個被他推搡的人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尷尬而無奈的表情,但看了一下男孩,瞬間又平靜了下來,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那個孩子的眼神有些飄忽,他向我奔來,話也不說,就擠進了我與鄰座的那位乘客之間,然后,伸出雙手用力地推我,雖然我很不高興,但是依然站了起來,把座位讓給了他。這時,我才有時間細細地打量這個孩子,他生著一雙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眼珠咕嚕嚕亂轉,濃濃的眉毛,圓圓的臉蛋,著實是個英俊的孩子,但是很顯然他的目光有些直愣,不同于常人,嘴里還不停地念叨些什么,我確乎懂了些什么,但隨之而來也產生了許多疑問。這個孩子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在我們生命的旅途中會遇到很多人。只不過有些遇到的人瞬間就成為了過往;有些遇到的人則會成為生命旅途中的常客,即便是沒有什么交流。在后來的日子,我經常跟這祖孫兩人同路車,一來二去,同路的車友向我講訴了他們的故事。
      孩子的父親叫小凱,母親叫小微。他們是大學同學,四年相戀,畢業后,他們結束了愛情長跑,修成了正果。在一個繁花似錦、綠草茵茵的季節;在一個微風和煦、蝴蝶翩躚的日子,小凱和小微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中,拖著潔白的婚紗,伴著瓦格納優美的《婚禮進行曲》許下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誓言,結成了連理。新婚燕爾,只要有時間他們就膩在一起,他們過著美好而幸福的小日子。
      一切順理成章,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是個男孩。在中國這個傳統意識濃厚的國家里,生個男孩自然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比的喜悅。那天,小凱看著產床上躺著的虛弱無力的小微,目光里充滿了疼愛和憐惜。“親愛的,想吃點什么?”小凱含情脈脈地問,那聲音柔和地仿佛一縷春風。“我就想歇歇。”小微聲音顫抖地回應著。但小微就像一個剛剛從戰場上凱旋而歸的將軍一樣,表情和聲音充滿了自豪和驕傲。

      作為父母,能夠看著自己的孩子成長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三翻、六坐、八爬”,小凱和小微看著兒子胖嘟嘟的小臉,水嫩欲滴,真想咬上一口。小兩口企盼著兒子能夠快些長大,早些蹦蹦跳跳地喊著“爸爸,媽媽。”想想兒子那時稚嫩的小樣就是一種幸福。幸福是什么?也許很簡單,幸福就是能夠守著家人,看著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成家立業,娶妻生子,而夫妻能夠白首相攜慢慢得一起變老而已。當然,人人皆若如此,人生就妄稱百態了,諸事并非如此順利,甚至還會背道而馳。漸漸的,小凱和小微發現兒子與其他孩子有些不同,他的眼神有些呆滯,少了些活潑。一個可怕的想法閃現在他們的腦海中,最初,他們不敢帶著孩子去醫院,他們害怕醫生捅破那層“窗凌紙”。但是,逃避永遠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也不可能永遠逃避下去,該來的還是會來。孩子被檢查出了先天智障,這一診斷猶如晴天霹靂,即便是他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也無法正視這一現實。自從那天起,往日的溫馨與甜蜜沒了影子,取而代之的則是無休止的爭吵。俗話說得好“打人無好手,罵人無好口。”過日子往往就是這樣,爭吵和打鬧最好不要開頭,開了頭既傷害感情,又會一發不可收。人就是這樣,平日里甜哥哥蜜姐姐的,看到的都是對方的優點,即便出現些小小的矛盾,也會忽略不計了。一旦撕破了臉,就無所顧忌了,什么難聽說什么,什么傷人最深說什么,總是揪著對方的缺點不放,仿佛雙方都害怕在家庭這場戰爭中敗下陣來。也許,他們在乎的并不是戰爭的勝敗與否,他們在乎的是失敗所帶來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小凱和小微的戰爭當然也是這樣,往昔的好壞并不重要了,敗了,就要承擔孩子出現問題的責任,那將是自己一輩子的陰影,仿佛那就是一座壓在身上的五指山。月圓則虧,水滿則溢,在婚姻中,我想兩個人相敬如賓看似疏遠,卻沒什么不好,勝似天天膩在一起,膩得久了總有厭的時候,膩得久了就更容易看到對方的缺點,膩得久了就會令雙方窒息。千里之堤潰于蟻穴,何況是孩子出現了這么大的問題。當然,我不否認有很多夫妻能夠面對各種生活的苦難,情比金堅。但小凱和小微的感情和婚姻卻沒能經得住生活的考驗。她們詮釋的卻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個道理。感情淡了,心自然也就累了,這段感情自然也就走到了盡頭,到了該謝幕的時候。

        去民政局的那天,天空飄著細雨,金黃色的落葉鋪滿了街道。一場秋雨一場寒,街上的行人寥寥無幾。偶爾有幾只殘鴉從他們的頭上飛過,“晦氣!”小凱啐了一口道。小微低垂著頭、陰郁著臉沒有半點反應。小微記得,她與小凱認識的季節也是秋季,那天落日的余輝灑滿了校園的林蔭路,同樣是落葉滿地,但那天的落葉卻是充滿了詩意的。她一個人百無聊賴的走在校園的林間小路上,遠方傳來了輕輕的吉它聲,悠揚的校園民謠吸引著小微尋聲而去。一個大男孩坐在林間的石頭上,手里抱著吉它,輕輕彈奏著羅大佑的《童年》,小微怎么都無法忘記,那時她與小凱一見傾心。而今卻是不一樣了,勞燕分飛,形同陌路。也許,美好的過去永遠都回不去了,只能深藏在記憶深處,只能不時地拿出來品味,酸酸的。
        留在這個城市只能是無盡的悲傷,到處都是曾經甜蜜亦或破碎的影子,小微無法承受那種孤獨和悲涼,她默默地選擇了離開。離婚那夜,小凱喝了許多酒。他不明白老天為什么如此對他,先是給了他一個呆傻的兒子,又讓他心愛的人離他遠去。第二天,胡子爬滿了小凱的臉龐,他仿佛突然老了十幾歲。空蕩蕩的房間,到處是凄涼,孩子早就被他送到了父親那里。小凱再也沒有勇氣一個人生活在這個屋子里了。茫茫然,小凱也離開了他曾經幸福、曾經引以為傲的家,離開了這座城市。這就是有些人,喜歡,他們可以閃婚,不喜歡,他們就可以閃離,什么都不會成為他們的負累,他們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和明天,一切都能成為往事、一切東西都能成為歷史,成為別人的故事,似乎與他們毫不相干。

        那個可憐的孩子被無情的拋棄了,拋棄給了他的爺爺。誰都可以不要孩子,不在乎他的存在,但是,他的爺爺卻不可以,不忍心。看到這個孩子,他想到最多的就是小凱。那時,自己臨近不惑之年才有了小凱,小凱年齡尚小,老婆就身患癌癥離他而去了。他想過再娶,那樣自己會過得更好些。但是他沒有,他害怕繼母給小凱氣受,所以,他一面當爹,一面當媽,靠著自己微薄的工資含辛茹苦地撫養小凱長大、培養小凱成才。一片落葉從窗前飄落,老者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重新回到了現實。他回想起兒子把孫子拋給他時的決絕的眼神,他知道再也指望不上他了。他想:只要他還活著他就不能丟棄這個孩子。
        接下來的幾年,老人家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著孫子。但是,今夕已非往昔了,不服老不行了,老人總有種心力憔悴的感覺。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大限之日不遠了,他倒不是擔心自己,他懂得人總是有死的那天,只是或早或晚而已,他擔心的是到了那天,那呆傻的孫兒該怎么辦?該去向哪里?哪里才是他的驛站?很多時候他不敢放縱自己的思想,他不敢想那可怕而悲涼的將來。

        為了女兒上學,我搬了家,在那之后,好久沒有見過那祖孫兩個。幾年后的一天中午,我在下班的路上又遇見了那祖孫倆。也許這就是緣分,他們注定要成為我生命中的故事。和煦的陽光曬得人暖烘烘的,男孩在老人的身后用雙手環抱著老人的腰,面孔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他就這樣隨著老人的步履緩慢地向前行走,我相信那是一種本能的幸福,一種發自心底的毫無憂慮的幸福。老人嘴里還不停地呵斥著他,讓他自己好好地走,但老人并沒有推開他。我知道老人深愛著這個雖說癡傻的孫兒,他要用自己殘存的羽毛盡量為他遮擋著風雨,他要用微弱的余光盡量為他照亮前行的路。即便他們行走的艱難,行走的磕磕絆絆,只要他能陪他多走上一段就已心滿意足了。他真得不敢想沒有他的日子,孩子一個人的路究竟在何方。
        又是一個雪花紛飛的日子,車在那個站臺停住了。我仿佛又看見了雪中踉踉蹌蹌跑來的老者和男孩倚在車門的那個場景。沒有驚訝,有的只是沉重。爺爺已是風燭殘年,男孩乘坐的這路車還能開到哪里?小微和小凱把他帶到了這個世間,現在卻逃之夭夭了,誰來為這個孩子的明天買單呢?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