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foep"></tbody>

      <tbody id="ffoep"></tbody>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button id="ffoep"><acronym id="ffoep"></acronym></button>
      <th id="ffoep"><track id="ffoep"></track></th>

    1. 深圳福彩网深圳福彩网官网深圳福彩网网址深圳福彩网注册深圳福彩网app深圳福彩网平台深圳福彩网邀请码深圳福彩网网登录深圳福彩网开户深圳福彩网手机版深圳福彩网app下载深圳福彩网ios深圳福彩网可靠吗

      從來沒去過的重慶,因為一部叫《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的電影成行了。

      這一行充滿了故事,計劃周二出行,機票卻訂成周一的;返程時,即將過安檢才發現相機和鏡頭忘記在了機場大巴上......
      幸好結局一切都好。

      “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從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書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走出機場,沒有聽到陳末的聲音,卻在大巴上認識了一位愛旅游的重慶阿姨。
      她和老伴從歐洲飛回剛落地,興奮還未消退,滔滔不絕地向我介紹了一大堆重慶好玩的地方,50分鐘的路程因此過得飛快,直到在上清寺站一起下車相互辭行。

      之后五天,義無反顧,毫不吝嗇地泡在了這座城中。以自己喜歡的方式熟悉了這座城,并以一個青春期老頭的身份,追尋著電影里的每一個外景拍攝地。

      解放碑摩天大廈間,下浩老街陳暮的吊腳樓下,洪崖洞夢幻的夜景前,嘉陵江和長江江畔的夜風里,山城巷迷人的市井中,一步步地,走入這個城市的全世界——雖然最終我只是從她的全世界路過。
      李子壩八樓的輕軌站,仿佛穿越之門,從硝煙彌漫的民國陪都到如今現代化的直轄市,從南濱路的清冽冬夜到四川美院的秋日午后,從交通茶館的舊時光到鵝嶺二廠的文藝范,五天時間往返穿梭得忙碌,真實,幸福!
      晚上九點從南岸出發的長江索道纜車里人已經不多,跨越映著繽紛霓虹的江水,像一個孩子般投入到城市的懷抱中,夜風冷卻了被老火鍋辣得冒煙的軀體,卻在心頭留住了溫暖。

      這張照片拍自四川美院黃桷坪校區門口,兩個青春的身影,一片老舊的房子——對于重慶的感覺,就像這張照片,時尚與傳統,年輕與懷舊,繁華與冷落,幸福和苦難,山與城,水與火,渾然一體,讓我想起了另一部電影《致青春》。

      重慶的街頭店面,最多的就是老火鍋店。不要以為重慶火鍋和四川火鍋沒什么太大區別,那樣的結果會很慘。

      重慶的老火鍋以重辣口和厚牛油為主要特點,撈出火鍋里的食材,首先要撥開覆蓋湯面的辣椒,食材雖下肚,融化的牛油卻裹挾著辣椒的精華,均勻的粘在了嘴唇上,舔不干,擦不凈,配合著胃里的辣料,內外結合,慢慢折磨,此時很多人一定會想到渣滓洞里的辣椒水。

      重慶老火鍋的辣是高標準、高起點,不要以為點個微辣的會沒事,就連許多老重慶人連微辣也受不了,但這卻不影響重慶人對火鍋的癡迷。夜晚,從時尚街區到街坊巷里,大大小小燈火通明的,一定是老火鍋店,老火鍋似乎寄托著重慶人太多的回憶和期望。

      成都的街頭,除了火鍋還會有各種各樣美味的川菜和小吃;在重慶,少量的江湖菜之外,你將會徹底陷入老火鍋的海洋。重慶人是不屑鴛鴦鍋的,那是給外地人吃的,九宮格才是老火鍋的標配。重慶老火鍋“有毒”,縱使第一天被辣得七竅生煙,但第二天從午后便開始覬覦老火鍋的味道了,那般驚悚早就如火鍋里的牛油一般,化得無影無蹤了。

      都說在重慶,火鍋和江小白很配,實踐證明這是錯的。第一天在秦媽,辣得麻木的口腔根本品味不到江小白的酒香,白酒的麻醉使得不覺中吃了更多的辣,回到房間,酒盡辣不盡,這個漫漫長夜真是火辣。第二天選的老火鍋店,聽名字就有些慘烈悲壯——殺牛場!好在有啤酒,那般溫柔和清爽之下,腸胃表示舒服多了。所以,在重慶,和火鍋最配的是啤酒。

      重慶的吃,當然還有小面。
      不知道為什么叫“小”面,盛上來的是實實在在的一大碗。恰逢第一頓火鍋之后的早餐,沒敢吃辣,豌豆炸醬小面味道極美,一碗之后,肚中饞根裊裊,裝入一碗豆花后才得以平靜。
      重慶小面,沒有所謂正宗和地道,馬路邊、小巷里,只要有小面館,大可放心品嘗,我的判斷是只要是當地人喜愛的,就一定是你想吃的。
      嘉陵江自北而來,長江從南北上,在朝天門匯集東去,把重慶切割成了鴨嘴狀的半島。踞山臨江,每當夜晚降臨,重慶的夜色就是火鍋之外的另一道盛宴。
      長江南岸的南山一棵樹據說是俯瞰重慶最佳之地,看到的夜景也是最全最美。其實沿著半島兩岸的濱江路,無論是從南看北,還是從北望南,隨著山勢起伏的霓虹映在江水中,山水繽紛一色,轉個彎景色便大不同——我認為這才是重慶夜景正確的打開方式吧。

      重慶是山城,也是霧都。看夜景最大的障礙就是霧,但也只有在夜晚才能把重慶看得更清楚。

      這張夜景的全景是手機拍的,但來之不易,是在南山一棵樹冬日黃昏的寒冷里站立了兩個多小時后的收獲。重慶和山東有接近一個小時的時差,夜色遲遲不來,為了搶占有利位置,只能從傍晚站到黃昏,從黃昏站到夜里。

      南山高且遠,在有霧的日子里,縱使夜晚,也難以把霧氣過濾干凈,雖同在南岸,卻不如在南濱路上北望看到的夜景來得真切震撼。千廝門大橋和東水門大橋像一對手拉手的雙胞胎兄弟,分別橫亙在嘉陵江和長江之上,它們是夜色重慶中不二的男主角。

      這是從南濱路向北看到的東水門大橋,藍色燈光處是正在建設中的朝天門廣場,兩三年之后,那里將是重慶最華麗的身段。

      這是從渝中北看的千廝門大橋,一樣的氣質、顏值兼具。橋下面是嘉陵江北岸的重慶大劇院,在不斷變換霓虹里,像是從女媧手里滑落到人間的水晶石,把重慶的夜點綴得夢幻無比。

      現代化的重慶卻又如此的懷舊,1987年開始運營的長江索道一直到今天還是重慶最繁忙的交道工具,嚴格講,應該是觀光工具了。

      夜晚,帶著燈飾的纜車像一顆流星,劃過長江夜空,30年里永不疲倦,永不磨滅。

      重慶的夜景的女主角肯定是洪崖洞,美得像童話。

      洪崖洞本身就是童話,白天的她就是廚房里的灰姑娘,夜幕降臨,卻變得脫胎換骨般的美艷。夜晚的洪崖洞像極了宮崎駿《千與千尋》里仙界里的建筑,雖然這里事實上是個商業街區,但似乎確實重慶市區最文藝范的地方。
      到重慶的第一個夜晚,在人民支路的老鋪子里吃過了一份豆花飯后,沿江而行,不經意間走過了電影里豬頭和燕子分手的路口,不經意間童話世界就在前方了,憧憬了許久,邂逅就這么簡單。

      洪崖洞的外面聚集的都是長著文藝面孔的年輕人。宮崎駿這個日本老頭已經77歲了,他真是有神奇的力量,幾乎能讓所有人,一旦闖進他的童話世界,便再也不愿出來,從孩子一直到老去——這里面就有我。

      步行從嘉陵江北岸沿著千廝門大橋往回走,洪崖洞安靜地臥在江邊,像工作了一天疲倦的千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江水,想著爸爸媽媽,而閣樓上,無臉男在關切地張望著。

      第二天早上,當我到達李子壩的時候,和我預料的一樣,確實有很多人在尋找那穿樓而過的輕軌。其實人們更加好奇的是,好端端的軌道為什么偏偏要從樓里穿過。我問幾個在打牌九的老人,從他們的七嘴八舌把原本能聽懂點的重慶話說成了天書,感覺信息量好龐大。經過腦細胞快速的分析整理,結論大概是這樣:可能是這個地方先規劃了樓,還沒蓋的時候,又有輕軌要經過,規劃了的樓不能改,輕軌從這里走又最科學,都是民生工程,也許只有這樣,才是最完美的結局,而且一不小心弄出了一個世界出名的獨特景觀。真的要為當初的設計者和拍板者點贊!

      李子壩輕軌站從樓的正面進入,要爬到八樓才是入口,樓后面的馬路則直接就在八樓的高度,進門便是入口。我當時嚴重懷疑刀郎在寫《2002年的第一場雪》之前一定到過李子壩,否則他怎么知道公共交通工具還能停在八樓。

      造就如此景觀,功勞非山莫屬。“山在城中,城在山上”,這樣的形容只能用在重慶。
      電影里出現過的咖啡館,在入口的時候輕軌就在身邊。走幾步下去,輕軌已經在頭頂呼嘯而過了。

      重慶的主城區集中在鴨嘴狀的半島上,整個9平方公里的地方就是一個突起的山脊,從朝天門沙嘴的海拔168米,到鵝嶺的海拔約400米,這些落差集中在小小的渝中半島上,可以想象城市的高樓大廈是怎樣的起伏,道路是怎樣的徊轉了。

      山城的馬路分層,最多有五層的高架;山城的小區分內外樓梯,在一些老的小區,回家除了樓梯之外,還要爬樓外長長的步梯。在重慶徒步,導航地圖會經常把你到導進大坡度的步梯。

      那個下午,當我在去山城步道下行的臺階上一路輕松時,忽然想到,若要原路返回,現在腳下每一步的輕松都將變成回去時的痛苦,瞬間石化。

      山城的樓,就像生長在山上的樹木,依坡而建。對于坡上的人而言,下面的樓就像從溝里拔地而起,上面1樓的人打開窗口,就可以和下面11樓的人家面對面嘮嗑了。

      因為山,重慶的街頭沒有電動車,不用禁,蜿蜒起伏的路面會讓電瓶撐不了多久就會罷工。倒是小小的竹棒,從歷史中穿云撥霧,如今依然是很多老重慶人離不開的重要工具。老城區的路邊,等生意的棒棒軍一代又一代。

      說重慶,怎么可能少了霧。

      在重慶五天,基本的天氣狀況是前四天霧,后一天雨。白日里,霧把山城鎖得嚴嚴實實,整座城市顯得神秘縹緲,只有晚上夜幕遮蓋住了霧氣,蟄伏了一天的城市才會變得真真切切,觸手可及。
      重慶,真是一座屬于童話的城!

      重慶的霧,不是霾,水汽居多。長期浸潤在水汽當中,身體潮了,投幾粒辣椒進肚,在五腹六臟間燒一把火,排濕解潮,對于重慶人仿佛成了一種生理需要。

      海拔400米的鵝嶺是渝中半島上的海拔最高點,步行上山,途中高德地圖的步行導航徹底凌亂,把我導到小樹林中的一處公共廁所后,便喪氣地一直沉默了,恨得巴不得把林志玲揪出來帶路。
      重慶老城區很多路段都在施工,上鵝嶺的盤山路不時有工程車呼嘯上下,每一次都會卷起一陣塵土,東躲西閃間,鵝嶺二廠就到了。
      鵝嶺二廠的前身是民國期間的印鈔廠,老舊廠房的軀體還在,只是靈魂已然躍進得時尚和文藝了。大概是因為如今的城市幾乎都長著一樣的面孔,我更喜歡這些能賦予老舊建筑以新生,從而延續它們生命的地方。

      大概是因為上山路的曲折雜亂,這里的游人并不多,是啊,如果沒有一顆文藝的心,這里只不過就是一座舊廠房里和一些小飯店。其實,來這里,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慢慢地走,慢慢地看,老舊的墻皮會自然地勾起你的往事,精致的小店會誘發你歇一歇的念想。人生匆忙,縱然是石頭的房子也會老去,一定不要凌亂了心境,坐下吧,發發呆,有什么不好呢?

      “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從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書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電影里陳末的CITY RADIO播音室就在這里某一棟樓頂上。片尾陳末在大雨里凝視的那堵有撐雨傘小姑娘的壁畫也在這里。

      重慶是座山,山上是新城,山下是老城。

      解放碑廣場是重慶新城最繁華的核心區域,類似于上海的南京路。在霓虹和喧囂之中,解放碑始終沉默地肅立著,沒有太多言語,甚至她的背面也沒有碑文。也許歷史滄河中這座城市經歷的苦難太多,面對眼前的安詳和幸福,她只想安安穩穩地閉目遐想,默默祈禱——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

      下浩老街是一個連在重慶工作了十幾年的人,包括許多出租車司機都不知道的地方。其實她就安靜地臥在長江南岸、東水門大橋的橋下。

      從深深的上新街地鐵站出來,目光越過成片的建筑垃圾,下浩就在下面茂密的林子中。沿步梯而下,滿目的瀕危老建筑和警戒線讓人心不由得收緊了,許多地方就像浩劫之下的廢墟,鮮有人跡。

      下浩老街是由幾條縱橫交織的街巷組成的一片老街區,和電影里的十八梯一樣,是能看到真正老重慶市井的地方。這里有老的吊腳樓、重慶的老味道,還有默默守著的老人。

      我是從這位老人身后的拐角處上來的,沿途殘磚斷瓦,雜草叢生。當突然看見一個端坐不動的背影時,驚悚可想而知。當我走過,回頭再看時,他依然保持著低頭沉思的姿勢,一動不動。也許,此時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和這片生活了幾十年的故土吧。

      讓人寬慰的是,整個下浩老街正在逐步由政府出資回購,在盡量保持原有舊貌的基礎上,進行改造提升,建設成為一個能集中展示老重慶民居和風土人情的歷時街區。

      從下浩返回渝中的時候,天空下起了太陽雨,雨絲穿過老吊腳樓的屋檐,像一張幕布,期待新的下浩閃亮登場。

      旅行就像赴一場真情的宴,投入地越多,回饋地越多,而且還會有意外的驚喜。

      那天下午,在黃桷坪,從在川美邂逅一場洋溢著青春的校園秋日,到從上世紀保持舊貌至今的交通茶館,那般驚喜,那般酣暢,那般夢幻,那般回味,也許這真的是對勤奮的人兒的回報吧。
      交通茶館的門面和照排,小到讓你無法想象,以至于視而不見。28年前川美教授一紙10年的租條,留住了如今這個身居地下室,歷史和現實激情融匯的地方。

      那天我們選了一個角落,要了6元一碗的紅茶,細細品著浸潤在茶水里的老茶館的味道。那天,坐在中間桌上的光頭大叔太過搶鏡,在哪個角度拍,都能看到他頭頂的光芒。像我這樣茶喝了一半就四處游走的人,茶客們是視為不見的,任你百般取景,兀自沉迷于棋牌之中,眼皮都不帶眨的,儼然經多識廣的專業模特。

      同行的伙伴感慨,現如今還能保留住這樣的老地方,真的不容易.....

      四川美院老校區里黃桷、銀杏和楓樹爭先亮曬著自己美麗的秋衣,這里是年輕人和貓的世界,每一絲陽光、每一粒空氣,承載著的都是青春的味道。那個午后如此迷人,流連忘返,駐足難行,只是——卻再也難回象牙塔了。

      在重慶最后一天的時光,開啟的是山城步道和山城巷徒步最后的瘋狂。中山四路號稱是重慶最美的馬路,那么山城巷則絕對稱得上重慶最美的小巷。其實山城巷就在山城步道上,只是很少有人會在途中放棄步道轉進這條貌似破敗的巷子。

      由于時間所限,我委托小伙伴替我去渣滓洞、磁器口了,我從山城巷進入領事巷,再到金湯街,在通遠門下的金湯包子鋪大快朵頤,灌湯包、生煎包、烤包子啥的都上來吧,再來兩瓶山城啤酒,我要把這山城的味道統統吃下去,消化在胃里,融進血液里。

      入夜了,明天就要飛走了;城市的燈光也變得迷幻了,還是我喝多了......這世界奇妙的事情太多了,只是你沒有發現,當你偶爾發現時,一定會為之驚訝。
      南京、重慶、臺北這三個曾經在國民黨執政期間扮演重要角色的城市,冥冥之中有著看不見、扯不斷的聯系。身為南京人的張嘉佳,寫的故事在重慶被拍成了電影。最讓我不可思議的是,這三個城市的出租車都是純黃色的,但愿是我多想了......

      臨行那天出門,重慶下雨了,早上快九點天空仍然黑著。機場大巴1號線就停在解放碑。記得電影里幺雞就是在這里撐著傘打進片頭那個熱線的,電影里的緣分是從這里開始的,從這里與重慶作別應該是最好的,至少種下了重復的期望。

      沒有你的地方都是他鄉

      沒有你的旅行都是流浪
      我甘愿成全了你珍藏的往昔
      只想你找回讓你像你的熱情
      然后就拖著自己到山城隱居
      你卻在終點等我住進你心里
      ... ...

      我眼里重慶的全世界
      謝謝您讀到這里!

      本公眾號所有圖文均系原創

      小默鄉游微信公眾號:xiaomo88177
      感謝閱讀
      深圳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